唤婆娑🌸

风雀 剑冰 死国 微博☞唤婆娑

同居三十题

*多CP 想到哪对就写哪对 剑冰/风雀/地天
*现代 OOC到有点恶搞
*他们都是邻居(。)只写日常琐碎无聊小甜饼
*阅读浪费时间谨慎点进来……

1-一方的起床气

自从上了年纪后天地两人在睡眠模式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地者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毕竟这个年纪已经不大渴求睡眠。

天者的睡眠时间也越来越少,然而他是根本睡不着。

所以当楼上的邻居小孩又来捶门叫夜神一起上学的时候,刚刚入眠不超过两个小时候的天者很想捞起床头地者的提琴把那两个熊孩子揍一顿。

地者已经早早起床坐在餐桌边看报,夜神叼着面包抱着牛奶面无表情蹲在玄关系鞋带,看到天者出来才勉勉强强开口问好:“爸、爸,我去上学了。”

“我说...

妈个鸡不会写文,好想有太太和我萌一样的cp我会喊六六六。

好想写三舅和天缺的初夜(。)那种滚上床后却懵逼地面面相觑的萌感。但我觉得三舅这种清心寡欲到超凡入圣的圣贤和天缺这种无敌美丽却完全不自知的木头美人……有……滚到一起的……可能吗?

想看完天妈的结局再结束兵甲和枭皇的追剧。但是一想到已经没有地爸了,就没有动力继续看。追了两部剧,好像就爱了一个地爸一个雅少,对其他人都感觉不大。雅少背着漠刀冲关的时候,是要看哭。地爸退场的时候,却整个人看到炸毛。SO,我非常不喜欢阿修罗甚至有黑的倾向,也非常不喜欢极道先生但没有黑的倾向但我希望永远别看到他相关的内容,也对夜神路人粉转路人。感觉有时候我的正义感没那么强烈。尤其是萌反派的时候。就好像把自己的立场和反派放在一起了。甚至希望死国能如愿获得苦境?但我也很欣赏妖世浮屠,却没有这种想法。 可能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希望他要什么得到什么。爱昏头的时候真的容易改变一个人的立场。地爸死了之后,死国我连...

太太们求你们了萌剑冰风雀地天吧……

心情复杂.jpg

【剑冰】依然想不出叫什么名字的车

本来是想写守正点的梗,不过场景都搭建好了却因为搁置了太久写跑偏了,下次吧(˘•ω•˘)

额,手机无法超链接,走评论吧。

犹豫了好久。还是做不到写五姨喜欢孔雀。也不忍心写孔雀单恋。每天都在自我斗争中蹉跎时间。

非常不喜欢写长篇。没有脑洞。没有耐心。笔力也不够。坑了几十篇长篇后痛改前非(。)

想吃风雀粮。甜死人不要命的那种。
想吃地天粮。老夫老妻奶孩子的日常。
为什么我总是容易爱上结局惨兮兮的cp。
绝望。

【剑冰】接吻三十题(三)

*八 深海接吻

冰无漪拽着他的脚把他拖下水时,剑布衣并非毫无防备,但他实在懒得去戳破冰无漪的伪装,尽管那人化成水后和湖水毫无区别,但,他早看到就要上钩的鱼被莫名惊走了。

两个人泡在水里扭成一团。冰无漪执拗地要在水里找回场子,报他上次欺骗自己的仇。但是连日奔波功体负荷过度,过了几招冰无漪就撑不住地软了身子,只是手里还不服输地跟剑布衣扭打成一处。剑布衣没有还手,等他闹够了才捉了他的手,把人拉进怀里。

水里有点冷,不过胸口间的热度很实在。两个人没言语地抱了一会儿,剑布衣突然开口,问道百气流根找到了么。

嗯。冰无漪靠在剑布衣肩膀上点点头。

累了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剑布衣摸着冰无漪脑后高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