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剑冰】小甜饼一枚

再次回到苦境,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剑布衣与冰无漪在中阴界盘桓数年有余,游历了包括当年困住阿月仔的藏头冢在内的各处景色后,冰无漪表示自己有点想念美人亭了。于是便挑了两界通路开启最近的日子,辞别了中阴界众人,回去苦境。

正值仲夏,夜风虽热,但冰无漪早用功力将美人亭外整个冻住,因此风吹进来时倒带来丝丝凉意。此时最会享受的人躺在美人枕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折扇,遥望夜空繁星,惬意地打了个呵欠。

“中阴界虽好,但终究舒服不过家里。阿月仔和小十字又都是劳碌命,整日帮他们奔波,我这绝代的风华都憔悴了,此番回家定要好好养养再回去。”

“哈,好友,你已经胖得快挥不动剑了,哪里有憔悴,依我看,明明容光焕发。”剑布衣坐在美人倚下喝酒,闻言微笑,“不过这几年来,远离江湖风波,剑布衣亦有髀肉复生之感啊。”

“未必是坏事。曾经你总是空山索居实在无聊得很,这样跟着本公子到处走走看看也算长长见识。你么,虽然总是爱说一些古板的空话,嘴又黑,不过倒也不失为一个出门游玩的佳侣。”

“佳侣?”

“呃……字面意思罢了。”冰无漪摆摆手,弯身把剑布衣捞到美人倚上,“星河遥迢,光华灿烂,万籁俱寂……夜色很好,我不想浪费,剑布衣,我看咱们今夜就露宿好了。”

“明明是你没有收拾屋子。”

“只要结果一样,过程原因皆不必。剑布衣,你总是把事情解释得很无聊喂。”

“……”剑布衣侧头看看并排躺着的人,懒得再继续辩论下去。身边的人正闭目养神,手中熏香的小扇子一扑一扑,将冰无漪额前的头发拂在了剑布衣脸上,细软发丝揉得人痒痒的,心也痒痒的。剑布衣忽然也倦于再说什么,只静静瞧着身边俊美的容颜。

“喂——别以为本公子闭着眼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你一直盯着我作甚。”冰无漪忽然睁开眼,促狭地凑近,在剑布衣耳边笑道,“难不成是被本公子英俊非凡的面容迷住了?”

“是啊,好友你天下第一好看,剑布衣没有否认啊。”

冰无漪这一凑近,脸几乎枕在了剑布衣的肩膀上,线条漂亮的嘴唇就在极近的地方一开一合,仿佛是一只淡粉色的蝴蝶在翕动翅羽。剑布衣不由自主盯着瞧,默默握紧了手指。

“喂,你这么爽快,该不是骗我吧。”听了好友蹊跷的夸赞,冰无漪想得意地笑,又有些怀疑地抿了抿,“曾经我问佛剑大师,我是不是他见过最英俊的人,他说‘嗯?’虽然他的答案并不让本公子满意,但至少不是敷衍。你呢,既然你说本公子是最英俊的人,那就拿出证据来说明你不是敷衍我啊。”

冰无漪说这些废话本来只是抱着开开玩笑的想法,本没指望古板布衣会搭理自己,谁料剑布衣倒认真想了想,随即说道:“我证明给好友看。”

“啊?”

尚未回过神来,冰无漪忽感后脑勺一重,随即唇上一热,触目是剑布衣放大的脸,未及反应,浅浅的吻便已结束,冰无漪原处愣了好久,忽然向后打了个滚想要远离可怕的剑布衣,嘴上不忘骂道:“你这色……”

“喂小心——头。”

扑通一声,冰无漪翻滚太过直接掉下了美人倚。爬起来时额头上多了一块於紫,痛得冰无漪跳脚。

剑布衣大笑,坐起来拉起自己的好友:“我只是给你证明,怎么给你吓成这样呢。”

“你最好解释清楚,剑布衣,你为什么……”冰无漪忽然打住,怎么也问不出“为什么要亲我”,憋得双颊通红。

“剑布衣一生阅美人无数,不过好友还是第一个好看到让剑布衣想亲吻的人,这,还不够证明吗。”剑布衣再把人拉近一点,嘴唇贴上冰无漪红肿的额角,“好友,如果你继续这样好看下去,剑布衣也不介意每天证明给你看啊。”

评论(8)
热度(26)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