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风雀 剑冰 地天 微博☞唤婆娑

中阴界四剑日常小甜饼(剑冰/月缺)

*非常OOC预警

冰无漪不会再有机会掌勺了。
说这话的时候剑布衣挥舞着锅铲,将炒好的一盘青菜出了锅,一旁月藏锋看着青菜流口水默默点头。
自从冰无漪要用吃来为六独天缺找回记忆以来,剑月两人已经好多天没吃过正常的菜色了。在吃甜食吃到吐后,剑布衣终于忍不住重掌大勺,给自己和月兄做了点能入口的东西。
前段日子冰无漪吃腻了剑布衣擅长的中原菜色,在某个深夜偷偷扔掉了家里的炒勺,第二天一边一惊一乍地说家里进贼啦,一边霸道地夺回了烹饪权,做了满满一桌他喜欢吃的外域糕点。
早年冰无漪游历各境,在把自己搞得浑身香喷喷外,还把自己吃得胖乎乎——他相当喜欢西域的口味。然而当他欢欢喜喜和剑布衣分享自己的手艺时,剑布衣却被腻得皱起了眉头。
从此春归何处和秋鸣山居常常为了今天谁有权做饭争得刀光剑影日月无光。
这个日常事故也自然而然地被带来了中阴界。但中阴界缺少西域食材,因此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剑布衣赢,直到冰无漪愤愤返回苦境,数个月后包裹了一大堆食材包括一头奶牛回来。
剑布衣无法接受冰无漪的口味,然而有一个人却意外地吃得很开心。
那天冰无漪下厨请客,四剑齐聚,剑布衣和月藏锋几乎没动筷,却见一向对饮食近乎无欲无求的六独天缺吃到一整顿饭没抬头。
月藏锋不露声色地把自己那份也放到天缺手边,帮他撩起落到盘里的长发,看着六独天缺那从未有人见过的贪吃模样只是低头微笑。等到一顿饭终了,六独天缺沉默许久,突然问冰无漪,是从何处学到此种厨艺。
他说他好像对这种食物有一种模糊的熟悉感。好像,存在于那失落已久的记忆里。
冰无漪立了大功……
从那天开始冰无漪负责了六独天缺顺带月藏锋的一日三餐,按照西域地图地毯式下厨,顺带讲解风土人情奇闻八卦,希望能从六独天缺消失的记忆里再抠出些回忆的残片。
这是非常严肃的正事,剑布衣再也没有理由夺回掌勺的权力。
有了陪吃的人,冰无漪心中有信念,手里有力量,直把六独天缺原本就丰润白皙的脸颊喂得更加滋润,好在一来皇城不败之剑是个勤奋的人,二来每日还要教灵儿剑术,常常运动倒不至于滋润到发福的程度。
反观每天除了埋头厨房苦心孤诣研究吃就是埋头书房呕心沥血研究西域风土的冰无漪,已经走到了“丰腴”的地步。
只是可怜了剑布衣和月藏锋沉迷绝食日渐消瘦。
觉剑是个温柔耐心的好人,抱着巴掌大一块奶油蛋糕也能磨到饭局结束唠嗑完毕赶回朝里吃一点大锅饭。剑布衣无处可去,厨房又摆满了冰无漪的食材,想做饭却连锅铲都没有,每日饥肠辘辘,最后终于发展到闻到甜点的香味就想吐的地步。
“你反应这么大,不会是怀了吧?”冰无漪端着盘子,上下打量着剑布衣调笑道,对剑布衣正在读条的怒气与怨气毫无知觉。
“嗯对了,小十字好像一喝牛奶就格外开心,本公子决定以后咱们吃饭都不喝酒了,改喝牛奶。”
“……”
“还有,本公子刚才把灶改造了一下,以后可以直接烤面包,很简单的如果你想学可以求本公子教你……”
“!!!”剑布衣彻底崩溃,“我……的……灶!”
“怎样?”
“木事,好友,你最近下厨着实辛苦了,剑布衣不忍你如此劳累,所以……”
“嗯?”
“所以你的力气还是留着做点别的吧: )”说罢一把将人打横抱起走向卧房。
“喂,你……”
房内很快传来和谐的声音。
正值晚饭十分,按时前来吃饭的双剑见屋里冷锅冷灶不禁疑惑,进院里找人时正听到某些细微的暧昧声响。
“……”
双剑都是内敛的人,一时双双僵住,对视了一眼不禁各自红了耳根。
“……我去和灵儿吃。”六独天缺转身就走。
“……吾也突然想起有要事……”月藏锋落荒而逃。
第二天,月藏锋前来吃饭时给剑布衣带了一个全新的炒勺。
闻着炒青菜的扑鼻香味,剑布衣手持锅铲微微一笑,道,月兄尽管放心,冰无漪不会再有机会掌勺了。

评论
热度(22)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