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剑冰】接吻三十题(二)

*六 舔吻手心

“既然有心看我笑话,那讨好不用赔偿不必,剑布衣,麦再让我看到你!”

“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所以特意来给好友道歉了。”剑布衣笑眯眯地凑近,拉过那人胡乱包成粽子的手,一层层拆开染血纱布,露出被瓷杯碎片扎出的伤口。

伤处不深,无需处理也可很快愈合。剑布衣将手拉近,低下头轻轻舔舐已经结痂的伤口。

“啊,你……”冰无漪下意识想抽回手,却被抓得更紧。剑布衣握着他的手,细细密密地吻着掌心,冰无漪脸上烧了起来,硬是挣开了手,却一时想不到这手放哪才不尴尬,习惯性地背过身去摸了摸自己额前的头发。

“嗯……伤到皮肉就这么胡乱处理,小心会感……”

“喂!不许说那两个字!”冰无漪听到小心二字条件反射地跳起,伸手就捂住剑布衣的嘴,终于成功把咒语堵在那人糟糕的嘴里。

剑布衣笑得眉眼弯弯,眨眨眼睛,亲了下冰无漪自己凑来的掌心。

*七 坚定的誓约之吻

“你是怎么回答佛乡的?”

“吾说,剑布衣心有所恋,眷念红尘,只怕六根难断。忝列天佛四护,不过平白玷辱佛门圣洁。”

“……”

“所以,吾拒绝了佛乡的要求。若佛乡一再相逼,那剑布衣宁肯往生,也绝不断此情根。”

冰无漪蓦地愣住,神思恍惚间,只觉眼前之人慢慢靠近,随即被拥入温暖胸膛。他想,那永远只会欺负自己的嘴,为什么能说出这么庄严认真的话,沉甸甸地坠在人心尖上,扯得心里头生疼。

“冰无漪。”

冰无漪听见叫自己的名字,却觉得是从云外传来,听得不真切。唯一真切的,是唇上的热度。剑布衣在吻他,吻得坚定无比,由不得他躲闪或拒绝。何况……他也不想。

手指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对方肩头的衣服,冰无漪侧了侧头,将两双唇贴得更加紧密。他想,我也一样,爱你胜过我曾拥有的一切。但他说不出口,只能将心意寄于亲吻里,直到灼热的气息在唇舌交缠间再也分不清你我。

(剧里好像没写小布衣是怎么拒绝那些想都不想就要他遁入空门的暴力和尚的。但是我第一次脑补小布衣的回答时,这段话就自己跳出来啦:)正好在这写出来。表白到位就好,亲不亲不重要XD)

评论(4)
热度(20)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