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剑冰 释痕 玄堕 地天 微博☞唤婆娑

【剑冰】接吻三十题(三)

*八 深海接吻

冰无漪拽着他的脚把他拖下水时,剑布衣并非毫无防备,但他实在懒得去戳破冰无漪的伪装,尽管那人化成水后和湖水毫无区别,但,他早看到就要上钩的鱼被莫名惊走了。

两个人泡在水里扭成一团。冰无漪执拗地要在水里找回场子,报他上次欺骗自己的仇。但是连日奔波功体负荷过度,过了几招冰无漪就撑不住地软了身子,只是手里还不服输地跟剑布衣扭打成一处。剑布衣没有还手,等他闹够了才捉了他的手,把人拉进怀里。

水里有点冷,不过胸口间的热度很实在。两个人没言语地抱了一会儿,剑布衣突然开口,问道百气流根找到了么。

嗯。冰无漪靠在剑布衣肩膀上点点头。

累了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剑布衣摸着冰无漪脑后高高束起的马尾,安抚的动作让冰无漪顺从地放松了神经,昏昏欲睡。

这样睡会着凉的。剑布衣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说小心二字,久久没听到回答,才发现那人已经把脸埋在自己肩头睡着了。

良久,就在剑布衣以为他已经睡熟的时候,忽然听到冰无漪开口问道:

“如果有一天我要杀你,你猜我能不能下得去手。”

“我相信你。”毫无犹豫却模棱两可的回答。

不满意的答案让冰无漪抬起头,推开坚实的怀抱,他肯定地说:“我会杀了你。”

“我相信你。咎殃。”

“别这样叫我!”没心情讶异眼前的人知道自己的本名,冰无漪一瞬间怒上眉峰,用力一推把人推入水底,随即贴身而上,用力咬住那人的嘴唇。

世上除了冰无漪外大概没人能在水底自由呼吸,他仗着自身优势肆无忌惮地索要着更深更浓烈的吻,抽空剑布衣肺里的空气让他获得了报复一般的快感。他近乎残忍地一次又一次把剑布衣吻到窒息,却又在对方要晕厥的时候渡过空气,如此几番恶作剧让冰无漪的心情有所平复,但当他看到剑布衣眼底压抑的情绪时,忽然兴趣索然。

他托着剑布衣的头浮上水面,依然是拥抱着的姿势,他将自己的脸贴上对方的脸颊,一字一句慢慢说道:“就算有一天我不得不做回咎殃,也与你无关。”

“嗯。”

“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冰无漪说完,静静抱了他一会儿,无声无息化作一道水流消失在湖水中。

剑布衣独自在水里坐了一会儿,起身上岸拧干湿透的衣衫,捡起落在水边的碧血长风,去赴劫尘的战约。

评论(2)
热度(16)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