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同居三十题

*地天

4-因天气恶劣困在家里

大雪的周末,适合躺在家里装死。

天者听着外头风雪睡了几个月来最安稳的一觉,揉着眼睛爬起来时,已经九点多。

吵醒他的是夜神拖地的声音。天者从来不许夜神在周末做作业,因为他认为定时定量劳逸结合才是有效的工作方式,早早起床的小孩无聊地做起了家务,虽然地板已然一尘不染。

地者坐在沙发上擦他的小提琴,闲闲地调着音。闲暇的时候他总是喜欢演奏一曲,并不是家庭文化节目表演,这是他从年轻时就留下来的习惯。

天者走到沙发旁边,掀开钢琴琴盖,随便摸了个音阶,坐下说道:“一起吧。”

如果这两个人合奏出的音乐还有不能打动的人,那个人一定是夜神。小孩挂着耳机听着自己的音乐拖着地,对不断从耳机缝里钻进来的美妙音色无动于衷。

他曾经对羡慕小情侣可以牵着手逛街的月声说,你以为年轻人恋爱很厉害吗,不,老年人秀起恩爱来才最可怕。

连夜神都用可怕二字来形容的事,那一定是很可怕。

那时候月声和夜神早恋的事还没被天地两人发现,后来露馅是因为老师截获了夜神夹在作业本里的情书。天者原则上不允许孩子早恋,但他更讨厌无关的人指责自家孩子早恋,便用震慑全场的语气告诉那个态度极差的班主任和一众看戏的老师,自己十六岁就和人定了终身,夜神十七岁才恋爱是丢了他的脸。

夜神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一双双复杂的眼神注视中离开办公室的。回到家后地者听说夜神给女生写情书,从天者的表情里地者明白这人怒气何来,转身回到卧室抱出个超大的盒子来递给夜神。夜神打开,里面是一封封被保养得几乎看不出岁月痕迹的信,黑色墨水是地者的字迹,蓝色墨水是天者的字迹,最早的落款是三十多年前,最近的落款是……

昨天??!!

“够了……爸……”夜神合上盒子,脑门青筋隐隐跳动,“文笔不好是我的错,我会改正,一定!下次绝不给您丢人。”

“哼。”这是天者。

“嗯。”这是地者。

即使是亲密的一家人,在秀恩爱的时候,夜神也永远被排挤在那两人世界之外,小时候尚不懂,长大后被一次次暴击到习惯,习惯成自然,自然成冷漠。

但有时候他牵着月声的手光明正大走在校园里,看着周围艳羡又愤怒的目光,也会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正被那俩人深深影响着……

评论(7)
热度(63)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