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同居三十题

*地天 OOC到炸天 小学生文笔 只有在屋顶没有看星星

6-在屋顶上看星星

天者刚收养夜神的时候,还很年轻,正是为事业打拼的好年纪。天生完美主义者的他更不许工作出一丝疏漏,于是整天和地者泡在建筑工地,往往顾不得家里还有个虽然不嗷嗷但也待哺的孩子。

两人一直以为保姆会把孩子顾得好好的,直到某天深夜二人疲惫回到家里,发现保姆看着电视睡着已不知多久,四处竟寻不到夜神。两人一时慌了神,把家掀了个底朝天,才在楼顶天台的黑暗角落里找到抱着亲生父母遗照默默哭泣的小小孩童。

天者瞬间吓得脸上血色全无,几步跑过去把坐在天台边沿的小孩扯下来,也顾不得怪他乱跑,只是一个劲轻轻拍着他后背哄着。

小孩被他摁在怀里,竟突然止住了抽泣,一声也不敢吭,只是轻轻发着抖。天者知晓孩子怕他,揉揉眉头,干脆原地坐下,把孩子放在腿上。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天者刚一开口,就感到腿上的小孩猛一哆嗦,他不禁反思自己有那么可怕吗……想了几秒,天者脸上微微一热,不由轻轻清了下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和缓,他问道:“跟爸爸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孩又是一抖,不过这次的表情不是害怕而是像是见了鬼。夜神犹犹豫豫地看着天者,像是在确定什么似的,半天才嗫嚅道:“老师要听童话,阿姨不给我讲……没人给我讲。”

“喔。那下楼让地者给你读去。”天者想也没想回答道。

“可是……我,我没有童话书……”夜神委屈得快哭了。

“……”

童话书,那是多么陌生的事情。天者想,反正我没读过。

地者应该也没有吧。

根本意识不到童话存在的两人,自然没给小孩准备童话书这些东西。

夜神到家的前几天,他们倒是把家里的钢琴和提琴擦得很亮。

却显然不是小孩所感兴趣的。

天者苦恼地敲敲脑袋,在小孩含泪殷望的眼光里,他实在说不出“那就睡觉吧”这几个字。

仿佛知道天者的犹豫,夜神默默坐了一会儿,不再多为难,自己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低声说着:“我还是睡觉吧。”

“坐下。”天者冷声命令道,“从前……”

“?!”

天者毫无预兆地开始讲故事,声线清冷到圣洁,仿佛不是在讲童话而是在朗诵一首史诗。

夜神猝不及防被天者的声音震得怔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沉迷在天者说的故事里。

那是一个关于两个天使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创造国家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那么鲜活,天使创造了植物,动物,还有人类,甚至有轻灵的仙子和英勇的战神。小孩被那瑰丽的想象所震撼,渐渐忘记了失落与伤心,脸上慢慢浮起了笑容。

然而谁能想到,天者他是个BE狂魔!!!

“死……死了……?!”夜神显然没反应过来,“他们都死了?”

“是啊。”

“为,为什么……”夜神伤心极了,“他们那么好,为什么会死。”

“天意吧。”天者冷淡地回答道,随即把孩子抱起来,说道,“故事说完了,你该去睡觉了。”

转身后才发现,地者不知道在他们背后站了多久。

“我带他去睡吧。”地者接过夜神,转身下楼。

直到洗漱完上床睡觉,夜神依然对故事的结局念念不忘。在地者为他掖好被子的时候,夜神轻轻问:“他们真的死了吗。”

“嗯。”

“可是我不想他们和我爸妈一样。”孩子眼里晶莹闪烁,“他们是好人。”

“哈……好人吗。”

夜神看到地者脸上浮现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像是听了什么可笑的笑话,却又并不是在讽刺什么,是极温柔的模样。

地者蹲下身,轻轻抚摸夜神的小脑袋:“他们只是回到天上继续做天使而已,即使死后也会永远守护着对方。”

顿了三秒,地者才突然补充道:“喔还有你。”

虽然怪敷衍的,但夜神还是接受了这种解释,带着笑闭上眼睛睡了。

地者关上灯出门,上楼回到楼顶。

天者依然站在原地,背对着他在吹凉风。

地者站在他身后,说道:“我已经让保姆走人了。”

“嗯。”

一阵沉默后,地者再开口,换了个话题。

“你的故事太复杂了,他听不懂你的隐喻。”

“他总有一天会明白成人世界的童话。”

“可至少现在,”地者慢慢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

天者不语,过了会儿才问道:“你有和他解释什么吗。”

“我告诉他他们仍会互相守护。”

“你这样说,倒让故事听上去不像个悲剧了。”

“有我在,你的故事永远不会是悲剧。”

身后突然一暖,是地者走上前拥抱了他。天者把自己的重心完全倚进地者怀里,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我们以后多抽点时间陪陪他吧。”

“嗯。”

评论(8)
热度(64)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