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同居三十题

*风雀

*其实我是想写地天的,但我觉得甜不过原剧,还是多给小雀发点糖叭,这个系列应该大部分是风雀惹

9-穿错衣服

祸风行每天早起上班时,如果弁袭君醒着的话,会在他出门前往他身上喷点香水。

一开始祸风行总是拒绝,后来习惯了衣服上淡淡的味道,鼻子慢慢变得迟钝,自己倒闻不出了。科室新来的实习女学生红着脸称赞他身上的香水气息很有品味时,祸风行反而怔了怔,片刻才微微一笑,点头回答“是他挑的”。女孩不知道祸风行口中的那个“TA”是谁,只觉得这个含糊的称呼亲昵极了,仿佛是一个特定的称谓,已经预设了听者知道他说的是谁似的。后来在前辈的八卦里才得知“TA”是祸风行的伴侣,性别,男。惊讶万分之际再追问下去,竟然正是自己学院里的副教授,那个只要是他的课绝没有女生逃课的老师。

秘密很快在学生团体里传播开来。

弁袭君再次上课的时候,讲台下无论男女,一双双眼睛无不是暧昧地瞧着他,盯得他头皮发麻。好不容易捱到下课,一群女学生又是来帮他倒水,又是争着擦黑板,或是请教各种问题,殷勤得恨不得埋进他怀里,仿佛一夜之间得了名为“热爱学习”的传染病。

同时无一例外地抽动着鼻子,弁袭君更纳闷,想是大概还集体得了鼻炎吧。

冷静如弁袭君,面对一群跃跃攒动的女孩子,也不禁向后躲了躲。

休息快结束的时候,终于有大胆的女生有意无意地幽幽说道:“老师,您身上好香啊。”

“?”弁袭君下意识地抬起手闻了闻袖子,并没有嗅到什么特殊的味道。

虽然弁袭君对香水颇有品味,但他本人是不喷的,只当学生和他开玩笑罢了。

殊不知被形容成“优雅而成熟的木质香味”的气息,早被敏感的女孩们捕捉到。女孩们证实了“确有此事”,迫不及待跑回座位上偷偷用手机交流去了。

——「老师身上也有那种香味呐。果然是夫夫!那位医生太有艳福了叭。学姐,快拍一张给我们瞧瞧师娘什么样?」

——「祸风行的照片.jpg」

——「哇~」×n

弁袭君完全不知道那群学生在搞什么鬼,不过他也无心去了解,直到上完课回家换家居服时他才发现,怪不得学生会说他身上香。

因为他穿的是祸风行的衬衫。

弁袭君朝衣架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件白衬衫还好好挂在原地,两件衬衫唯一的不同,只在领口条纹——他的是深深的宝蓝色,祸风行的是浅青。

昨天祸风行穿这件衬衫出门前,他顺手抄起香水就往他身上呲呲喷了两下,到这会儿还留着余香,是弁袭君极喜欢的淡淡的檀木的味道。

稳重,成熟,知性,温柔。

祸风行曾经总是说香水味道太呛鼻,却不知绝大部分的香味只沾染在他的外衣上。外衣到了医院就被换掉挂在柜子里,在密闭的空间里晾一整天后,等他回家时,只剩最厚重的尾调檀香。

被抱在怀里时,浮动的温柔将他款款包围的感觉,缱绻而慵懒,又带着一点莫名的性感,胜过将那味道染在自己身上万分。

偶尔穿错衣服,竟还收到了一份意外的夸奖。弁袭君一边换衣服一边默默地想,不知道祸风行整天裹一身幽香出去,有没有人被那香味撩到过。

等他回来问问吧。

(于是小孔雀发现了学生们目光诡异的原因233)

评论(12)
热度(34)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