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同居三十题

*风雀


*OOC不管了,吃糖就好


10-做饭


「你再给我发吃的就别回家了!」

弁袭君愤怒地留下一句话后,关掉了聊天界面。

祸风行不知道中了什么毒,突然一句话也不说,在深夜时分给弁袭君发了一串美食的照片。都是他爱吃的。那经过层层滤镜调整颜色的美食看上去极是艳丽动人,晚饭随便吃了点外卖凑合的弁袭君听到肚子“咕”的一声,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于是他立刻决定不再看了,并且决定把祸风行揍一顿。

和深夜放毒党做不成朋友,也做不成夫夫。

弁袭君在床上痛苦地滚来滚去,几经犹豫,还是爬下了床。

冰箱是一种你不想吃东西时总有无数东西快要放坏,想吃东西时它却永远空空如也的存在。

弁袭君把上下三层都翻找了一圈,只找到一盒放了不知道多久的冰牛奶。他们本就不常做饭,这段时间主厨更很少沾家,不必指望弁袭君会去主动买菜。

弁袭君原本打算以这盒牛奶凑合,可喝到一半便觉得胃里不太舒服,好像坠了块冰渣在空荡荡的胃底,又凉又涩,反胃得很。

即使他不懂什么养生,也知道空腹喝牛奶不好,空腹在半夜喝不知道过期了没的冰牛奶更是一百个不好,但他此刻就是忍不住想吃东西,谁说都不好使。

于是放下牛奶,锲而不舍地在家里翻找,可除了零散的几块糖果,什么也没有。

弁袭君绝望地扔掉早就化得粘手的糖,灰心丧气地躺回床上装死。

“如果祸风行聪明点就应该带吃的回家——”他这样想。

钥匙开门的声音惊动了睡意还不沉的人,弁袭君睁开眼睛,卧室灯被打开的光线刺激得他眨了眨眼,再睁开时就看到祸风行正站在床边。

“吃了吗?”

“……”弁袭君无语,“冰箱是空的,你让我吃什么?”

“我猜你晚饭肯定是随便吃的。”祸风行说道,“我本来都下班买好菜了,又被叫回去做手术,我也还没吃。饿了吗?要不要起来做点东西吃?”

“要!”弁袭君赶紧爬起来奔去厨房,“我看看做什么。”

祸风行带的菜不少,荤素都有,弁袭君惊喜地在一堆食材里找到了一袋熟食的小龙虾,虽然早就凉透,热一热仍然风味十足。他抱着一碟龙虾坐在饭桌边,一边剥着吃一边看厨房里祸风行做饭的背影,集成灶上方暖色的灯把他的身影染上一层橘色,看上去暖烘烘的。

“幸福啊……”弁袭君往嘴里塞着虾仁,感叹道。

“要睡觉了,你就别吃太多。”祸风行把菜端上来时,顺手抽走了龙虾盘子,自己也忍不住剥了一个吃,“我刚才想问你想吃什么,我好从街上带,为什么不回我。”

“我以为你故意深夜放毒。”

祸风行噗嗤笑了,摇摇头道:“我才不会那么无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吃完了这顿简单却满足的夜宵。弁袭君刷完碗,看到桌上一杯热牛奶,显然是刚才剩的,顺手端起来一口气喝掉。

香甜又浓郁的奶味实在让人心情爽极了。祸风行擦着头从浴室出来时,正看到弁袭君站在饭桌边抱着牛奶杯发呆的傻样。

“家里好像也没牛奶了,明天去买吧。”祸风行走到弁袭君面前,伸出拇指轻轻蹭掉他上唇一圈白色奶液,弁袭君下意识舔了下嘴唇,舌尖刚好刷过他指腹,犹如一只舔完奶在清洁脸边毛毛的猫儿。

“以后凉牛奶就别喝了……”祸风行絮絮地念叨着养生之法,和弁袭君并肩躺回床上睡觉。吃饱喝足的人很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睡着了,祸风行摸摸他的头发,也闭上了眼睛。


评论(8)
热度(27)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