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释痕】微雨落花时候

*CP 释阎摩x痕千古

*重度OOC 一贯的狗血风格 我写不好千宫真的写不好

*冷cp自暴自弃自割腿肉不易就别计较质量了ok?!
____

“你到底有几个好朋友!”

愠怒地一声抱怨,相贴的双唇顿时分开。释阎摩看着那人近在咫尺的脸颊上除了情欲染上的酡红,还有一丝明显的不悦,讪讪地辩白道:“这非吾所能控制……”

当人世尚有故人思念已逝之人时,仙山上的人亦有所感应,眼前不由自主浮现故人此时遥念之景,是以方才一时失神。此时距释阎摩上仙山已逾数月,来自人世间的牵绊却始终绵绵不绝,这令人钦羡的好人缘,偶尔也带来烦恼。

“吾需走一趟。”释阎摩整了整方才撕扯间打乱的头发,起身离榻,顺手拿起榻边撑开的伞,解释道,“那边雨下得很大。”

“这边也在落雨。”

“吾很快便回来。”

余音未落,黑风席地一卷,已无了那人身影。

痕千古没有更多计较,摇摇头,将披风理好,习惯性地包住自己整个身体。

这数月里,妖界与烟都相继凋零,熟面孔一天多似一天。起初看到释阎摩时,痕千古还有堵在仙山门口把他一脚踢回人世的念头,到后来看到别黄昏和他儿子携手前来拜访时,他已经能淡定地招待他们用茶。

因为在这里他们的表情,比在人世时幸福太多。

也有为自己的命运忿忿不平之人。譬如释阎摩在人世时的同伙,穹魁封世末和荒初禁赦,因释阎摩吸收了他们的妖心而一直憋着气要揍他一顿。然而生气也只是白费功夫,毕竟再怎样凶狠地打斗释阎摩都无法再死一次,所以他们选择了让自己再活一次,双双义无反顾重入轮回。

“这里的生活淡出个鸟,本魁宁愿在人间再战死一万次,也不愿窝在这里耗费时间!”

两人重回人间前,妖界之人难得团圆地聚了一次。尽管在仙山的大团圆说不上是喜事还是哀事,但这人间里黄泉下的最后一面,众人还是放下了过往恩怨,准备尽兴地饮一场。

痕千古本觉得妖界之事和自己没有关系,释阎摩却认真地告诉他,希望他与自己同去。

“吾曾说过,人最悲哀之事,是漂泊到了生命终点,却还找不到归宿。”

那夜仙山上月光澄澈,长空无云,没有缠绵的雨水不休地激荡剑律奏响生死曲,释阎摩的声音在深静的空气中听得格外分明。

“但现在吾知道,妖界是吾的归宿,你也是。”

“吾希望你随吾一同去见见他们。”

“想让你走近吾曾经的人生。”

释阎摩回来时,身上还沾染着雨水的潮气,不知是哪个世界里的氤氲。

他将伞撑上痕千古的头顶,为已经睡去的人撑开一方可舒适沉眠的空间,而自己静静站在雨里。

吹雨绯声一切如旧,连同榻边那株繁茂的八重樱。雨水打落花瓣,落红湿黏黏地随风飞落,有几片粘在了痕千古发间。释阎摩随手摘去,不料惊醒了睡意未沉的人。

“回来了,事情已了?”

“嗯。”释阎摩随意应了一声,将捋着他长发的手顺势落在那人颊边,拇指轻轻抚摸依然红润的嘴唇,“要继续吗。”

“雨不知要下到何时,将伞放下,上榻同避吧。”

雨中樱瓣纷纷落个不休,那株樱树却始终盛若红云,不见丝毫凋零。没有岁月枯荣的地方,最能叫人忘记时间流逝。

痕千古枕在释阎摩腿上,指尖绕着一缕火红色的发丝,将它慢慢缠成一个环。模糊的思绪里,只觉得未来亦如此环一般无尽而圆满,于是他淡淡笑了,在另一人的注视里,安然地坠入梦乡。

End

评论(4)
热度(11)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