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多cp】情人节是收获肉渣的节日(上)

*本篇剑冰/黑狱双皇/月缺(这两对冷到不知道该写什么tag)

*下篇风雀/释痕

*吃糖为主,肉渣基本等于零。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A.剑冰

大好的情人节,偏偏没有美人和自己过。

想起昨天被美人们接二连三地拒绝,冰无漪郁卒,难道我已经失去了对女人的吸引力?

不,这不可能!冰无漪摇摇脑袋否决了这个可怕的念头,这一定是在做梦。

是的,一定是在做梦,只有梦里才会出现自己单独和剑布衣在情人节约会还开了房的诡异场景。

身后的人仿佛已睡得沉了,松松抱着他的腰均匀地呼吸着,完全忘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样糟糕的事!

冰无漪想到就气不打一处来,三下两下挣脱了那人的怀抱,坐在床沿穿衣服。

“喂。虽然我不介意你翻脸就走。但,衣服都脏了,你怎么出去?”

“不劳你管。”

哼,是谁弄脏的,还不是你,白痴剑布衣。

“好啦,这个时候跑回家很容易让人误会好吧?你就在这睡一夜,明天我和你二哥解释。”

“滚蛋好吧?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误会’的?”冰无漪吸吸鼻子,倒是没再坚持穿那已经揉得没有样子的衣服。

身后的人扳了他肩膀,让他重新躺回床上,随即贴脸过来轻声笑道:“原来还有力气跑,是我低估小师傅了。”

轻柔鼻息吹在冰无漪脸上,瞬间惹得他脑中警铃大作:“剑布衣……唔……”

刚穿上的衬衫又被扯下,露出下面点点余红,随即那初露的春意被柔若熏风的气息吹开,慢慢化作一片醉人春光。

夜未尽,夜很长。

B.双皇

堕神阙并不算浪漫的人,但恋爱后的第一个节日,似乎还是很有必要纪念一下。

何况是玄皇主动约他。

地点就在玄皇家里,标准却没什么新意的烛光晚餐,两个人都吃得心不在焉。

显然晚饭并不是重点,从玄皇邀请他来家时,暗示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那么……

“我有点醉了。”堕神阙放下刀叉,“借用一下客房,今晚不回去了。”

“嗯……好,我和你一起上楼。”玄皇一向沉稳的语气里难得听出欢快,拉过他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带他去了自己卧室。

再怎么温柔稳重的人高兴起来也难免憨态百出。堕神阙被玄皇热烈地吻着,几乎要被整个压进柔软的床垫里,缺氧的大脑里迷迷糊糊想——

真可爱。

虽然还不太习惯和这个自己一直以来最崇爱的上司以恋人的身份交往,但,怎样都好,现在他们在一起了,以后有长长的时间用来慢慢习惯。

C.月缺

灵儿一大早就乖乖背着小书包回家了。

月藏锋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灵儿不经意问道:“月叔叔,‘情人节就不要做电灯泡了’是什么意思?”

“……”月藏锋塞包的手一滞,随即若无其事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阿冰叔叔呀。”

“小孩子不要懂这些。”

月藏锋刚准备回答,面前的灵儿突然被人抱走,六独天缺轻描淡写把问题扔到一边,低头帮灵儿穿着衣服。

“哦。”灵儿一向听天缺的话,没有再问。

送走灵儿,两个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养孩子真辛苦,为了维护孩子纯洁的心灵,他们已经分房睡了好几个月了。

天缺依然在打瞌睡,早饭也没吃就窝回床上睡回笼觉了。月藏锋收拾好碗碟,也回床上躺下了。

白纱的落地窗帘装饰性大于实用性,好在冬日的阳光并不强烈,被轻纱滤成了朦胧的光色铺在双人床上。月藏锋闭目养神片刻,察觉困意已经消失,无事可做,便支着头看旁边睡着的人。

终于有心情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月藏锋手指无意识地撩着他长长的发梢。天缺一袭雪色长发铺在床上,晨光朦胧中看过去仿佛自带洁白的头纱。

总有一天灵儿会知道他们的关系。

月藏锋心想,随即俯身吻了吻自己的爱人。

嘴唇的柔软触碰弄醒了补眠的人,天缺被那痒搔得皱了皱眉头,却任由它逐渐加重,直到落在唇上,变得深而灼热。

TBC

评论(4)
热度(38)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