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多cp】情人节是收获肉渣的节日(下)

*本篇释痕/风雀

*为了赶稿无脑ooc脑残式撒糖

*别问我为什么只有风雀没有肉渣?我也???

____

D.释痕

释阎摩是痕千古的情人。但在这个名叫情人节的节日里,痕千古怎么过却和释阎摩无关。

人类的关系真是奇怪而复杂。

释阎摩从酒吧出来时已经很晚了,本想到处走走透气,却意外地接到了痕千古的电话。

“大概是病了……身上很热,能不能……”

“我给你买感冒药。”

得到了关键信息便不再听多余的话,释阎摩从街上买了药就朝痕千古住处走去。

掏出痕千古给他的备用钥匙开门,关门开灯换鞋的动作娴熟得仿佛屋子的主人。痕千古在卧室关着灯休息,释阎摩没有立刻去看他,进厨房烧好开水泡好药才端着杯子摸黑走进卧室。

“不烫了,喝吧。”

释阎摩把杯子放在床头。

痕千古背对着他躺着,吐息重而浊,似乎是睡得沉了,一时没有反应。

释阎摩有点奇怪,他并不是会为一点小病而向人求助的软弱性格,难道病得重了?

摸摸额头,有点发热,但并不到发烧的程度。想来只是普通感冒。

过了一会儿,痕千古翻身起来把药喝了。

“你休息吧,我走了。”释阎摩等他喝完药,正欲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弯身把床上的电热毯打开到最高档,又开了空调制热,确认屋里很快会热起来,才解释道,“只是普通感冒,多出点汗很快就会好。”

“难道不觉得我会被烧干么?”

“那你别感冒到需要人带药。”

“我不想用这种方式出汗。”

“我不想和你一起被烧干。”释阎摩扭头,却站在床边没有离开。

痕千古笑笑,伸手把他拉到床边坐下。

“风寒感冒,不会传染。”他说着,凑近去吻释阎摩的嘴唇,尝到一点酒气,于是抬头问道,“喝酒去了?”

“我一个人。”

“这种日子,一个人呆着可有点无聊。”

“……”

“让我陪你。”

释阎摩没有拒绝愈来愈炽热的吻,痕千古很熟悉如何挑起他的欲望,很快他们双双滚进烧热的被窝。

身下相贴处热度惊人,而在身上到处抚摸的手指又给病中敏感的皮肤带来酥麻的痛感,痕千古侧头让释阎摩亲吻他的肩膀,忍耐不住地轻吟出声。

“好像,有点太热了……”痕千古伸手在床头摸索,想把灼着他后背的电热毯关掉,却被抓了手放在唇边细细吻着。

“你出了好多汗。”释阎摩声音低沉含糊地慢慢说道,“应该很快就会好。”

“哈,但愿……”

E.风雀

这个普通的日子里,弁袭君自愿加班。

年轻人们千恩万谢,吹着口哨欢天喜地离开,很快公司只剩自己一个人。

说是加班,其实并没有什么工作,弁袭君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照亮夜空的热闹灯火,心里很平静。

渐渐地落了雪。

虽然办公室里暖气很足,但弁袭君突然觉得肩膀有点冷,他回头去找自己的外套,正看到磨砂的玻璃门上映着外头一个人影。

他吓了一跳,急忙走去开门。

他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公司,更没想到来的人是杜舞雩。

他愣了愣,问道:“祸风行?你?”

自他辞职后,已经两年没再回过这里。

“我来找你。”

“我?”弁袭君笑了,“找我吗。都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他还是让杜舞雩进了门,只是两人各自坐着,好久都不发一语。

最终还是杜舞雩先打破沉默,解释道:“鸠神练说你一个人在公司。”

“他们都请假走了,总有人得干活。”

“明天过年,你也一个人吗?”

“难道你有人一起?”

“没有。”杜舞雩摇头。沉默片刻,他说道:“如果你已经做完了工作,就回去吧。现在还来得及吃点东西。”

弁袭君不置可否。

走到楼下时才发现雪花已经薄薄积了一层,空气清冷,弁袭君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碰到身边杜舞雩的肩膀。

“冷吗?我去把车开来,你回里面等我一下。”

“不用。”弁袭君拒绝,心里疑惑杜舞雩今天的态度怎么这么温和,他甚至有点不习惯。

并肩走在雪里时,杜舞雩再次开口,他今天的话实在很多,他说:“以前也是这样的雪,那时候公司还没这样大,连暖气都没有。”

“是啊。”弁袭君听到他提起以前的事,语气怀念而温柔,不觉放下了方才的紧张和戒备,眼里盈了笑意。

“我最近常常想到以前的事,把过去每个环节每件事都回顾了一遍,”杜舞雩站住脚,慢慢说道,“我想可能有很多事,让你对我产生了误会,当然,也许我对你也有误会。”

弁袭君愣愣地听着他的话,心想这个人真的是祸风行?

“……我想我们各自都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解释一下过去的事情。”杜舞雩顿了顿,面上突然有些许羞赧的神色,片刻,他继续说道,“何况我知道你一直……呃,喜欢我的。其实……我也是。”

说到最后已经很小声,但弁袭君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那细微的词汇,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杜舞雩。

“你,你说什么?”

看着对方眼里急切而怀疑的神色,杜舞雩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气低头吻了吻他不停颤抖的眼睫。

“一起过节吧。”

END


评论(8)
热度(39)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