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双皇生子】很雷很雷的片段

*cp黑狱双皇/释痕

*私设妖界的人可以同性繁衍不过只能生出男孩(这是你们妖界女人少的原因?)私设妖界全员无伤退隐

*雷得要死雷得人一个激灵那种

*释痕部分太雷了没脸放出来

___

尽管眉宇间已早早显出黑狱王者所特有的夸张而绚丽的花纹,黑狱未来的主人魍渊,此刻还只是个孩子。

“父皇,爹亲,新年快乐!”

奶声奶气的声音远远传来,只一瞬就跳到了眼前,狱天玄皇伸手,把从半空坠落的孩子结结实实接进怀里。

“看来儿子学习空间之术已有小成了。”堕神阙笑道。

自妖界与苦境协定再不相犯以来,两境关系已大大缓和,日前魍渊随释阎摩到处游历苦境,已有很久未曾回来。玄皇不免担心魍渊会被那妖界浮萍带出个不羁如风的性格,堕神阙却说让小孩多在苦境长长见识不失是一件好事。

也许这过年的风俗也是在苦境学的。

妖界没有记载成文的历史,自然对年岁的更替也感触平淡,不似苦境之人年年庆祝。魍渊不知去哪里找了一身红绸衣服穿上,一脸喜气洋洋地朝玄皇笑道:“父皇,苦境的小孩都有压岁钱,我也想要。”

玄皇哈哈笑了一阵,低头蹭了蹭儿子脸颊,说道:“别羡慕人家,以后父皇的整个黑狱都是你的。”

“可我想要嘛。”

“苦境小孩拿压岁钱之前都是要给长辈磕头的。”堕神阙笑道,“你给父皇磕个头,爹亲给你压岁钱。”

“好!”魍渊说着从玄皇怀里跳到地上,爬在地上磕了三个标准的头。

“父皇爹亲身体康健,新年大吉!”

“连苦境的吉祥话都学会了。看来这趟出去见识不少。”堕神阙被孩子逗得直笑,笑完从袖中掏出一颗硕大的明珠递给魍渊。

“拿着吧。”

“谢谢爹亲!”魍渊接过珠子,欢喜地在地上玩了起来。

“仔细收好,那是黑狱镇界之宝,可比那苦境娃娃耍的东西珍贵千倍。”玄皇把孩子从地上拎了起来,掸掸灰抱进怀里,“跟父皇说说,这趟出去都玩了哪里?”

“亡夜阿叔带我去了好多地方。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在吹雨绯声呆着,千古阿叔会带我练剑,他那把四角的剑可漂亮了。他说等我长大了送我。”

“是吗?”

“嗯!”魍渊点点头,随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兴奋地说道,“父皇,我好像要有弟弟了。”

此话一出,一旁的堕神阙脸色忽然一窘,急忙问到:“是谁告诉你的?”

“是亡夜阿叔说的。”魍渊没注意爹亲神色有异,自顾自说道,“他说再过几个月吹雨绯声里就有小弟弟陪我玩了。不过,我没有在那见过别的小孩,阿叔说的什么意思?”

“喔……”堕神阙松了口气,“没事。”

玄皇把魍渊放到地上,说道:“你很久没回来了,明月阿姨很想你,你去找她问安吧。”

“可我还没说完……”

“等你回来再说吧。快去。”

“好吧。”魍渊点点头,展开释阎摩教的空间之术,嗖地一声不见了。

魍渊走后,玄皇将手轻轻放在身旁人的小腹上,笑道:“本皇还不知道……”

“……”

“不愧是你吾两代黑狱之主的血脉,繁盛得很……”

___

呃简单讲一下释痕部分。就是那个……意外。痕千古是烟都的人,自然鄙视女人鄙视生育这种“下贱”的劳动,而且因为对妖来说人类是异族,血脉不同一大一小都饱受折磨,越是抵抗胎儿就越不安越是和母体争生存空间。痕千古心里一开始很恨的,但是某大妖的血脉实在太强悍了……他除不掉这个小孩。唯一能解除痛苦的方式就是接受它的存在。和被老狗划了一道痕破相的恨不一样,和某妖上床什么的一直都是千宫自己主动的自愿的,所以后果也只能自己负责。然后纠结很久,他还是决定接受,虽然心里挺不舒服的就是了。。。啊我连叙述出来都觉得神他妈雷。tag随便打打有缘者见吧我怕被打。。。

评论(10)
热度(7)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