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双皇】说来怕你不信,是被子先动的手

*给弥霜的小甜饼

*有人一起萌这对儿真的太好了我爆哭

___

狱天玄皇不能理解一边发烧一边蹬被子这种操作。

明明睡前叫着身上发冷的人是他,于是给他加了一层棉毯,以为这样能换来他一夜安眠,却半夜被堕神阙踢被子的动作幅度惊醒,回过神时被子已不在床上。

而那个始作俑者抱着自己肩膀缩成一团,在突然冰凉的梦中迷迷糊糊四处摸索着被子。

玄皇认命地下床把被子捡了起来,重新抖开铺好。

顺手试了试病号的体温,额头虽然不如白天滚烫,却依然在低烧。

也许是身上恢复了温暖,堕神阙无意识地舒展身体调整了一下姿势,鼻尖刚好擦过玄皇手心,细细的鼻息仿佛两道小火焰一般灼烧着他,玄皇笑了笑,顺手捏了捏堕神阙鼻尖。

空调的暖气太燥太干,对正发烧的人来说很不友好,只能用传统装备保暖。只是担心他会再蹬被子,玄皇还是把棉毯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再回到被窝时,玄皇身上的属于被窝的热度已经凉掉,睡得昏天暗地的堕神阙模糊地感应到身边的温度变化,下意识地把玄皇往一边推了推。

“竟然敢嫌弃我……”玄皇佯作不满地嘀咕,故意把堕神阙往怀里揽。

好在这次某人终于安分,于是玄皇也很快睡着了。

可是发烧的堕神阙身上真的很热……

玄皇在抱着火炉吹西北风的奇怪梦境里迷糊地解析着梦的意义,他想别是被子又掉了,冻着了他。

于是伸手去摸被子,意外摸到什么又软又热的东西,玄皇挣扎着睁开朦胧睡眼,就着墙角夜灯昏暗的光,看到自己摸到的竟然是堕神阙的手。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睡觉会蹬被子。”

冻醒的堕神阙把被玄皇踢得掉到腰间的被子扯上来盖好,带着浓厚鼻音无奈地说道,“难道病我一个还不够么?”

“……”玄皇不想和他讨论到底是谁先动的脚,把人摁回被窝,将棉被四角都密密实实地掖进褥子里,确定不会再被任何人踢掉后,长长地打了个呵欠。

“快睡吧。”

“嗯……”

End

评论(11)
热度(27)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