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释痕】蜜月假期(二)

*我知道ooc,但我就是喜欢小受撒娇……!?我控制不住我的病。

*灵感不够今天写得不太顺。写完再看看能不能改改叭。

____

释阎摩花了一个下午也没能成功地把痕千古从酒店里弄出去。

到了傍晚,外头只剩湿暖的晚风吹着一日暴晒后的灼热,痕千古终于慢悠悠梳理头发穿好衣服,表示愿意出门。

出门就是市中心,热闹繁华的地带免不了游人如织,痕千古说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释阎摩只好问他想去哪里。

“去沙滩那边吧。”

深夜的沙滩公园已经没有什么人。海风不大,靠着岸边高大棕榈树吹吹风很是惬意。

释阎摩出门时随便穿了棉质T恤和运动短裤,打扮得像个高中男学生,但那棉布下厚实的肩膀显示那绝不是少年人的身材。

痕千古靠在那肩头上,沉默地看着对面海岸明亮的灯火和沉沉漆黑的海面。

过了很久,在释阎摩以为痕千古又睡着了的时候,痕千古突然回过头来,抱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了吻他的脸。

释阎摩习惯了他时不时发作的撒娇的毛病,没有什么反应。

“不用偷渡过来的感觉真好。”痕千古看着他的侧脸微笑,“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坐在这儿吻你。”

“你可以理直气壮去任何地方。”

“没关系,就这里就够了。”痕千古将嘴唇慢慢转移到他脸上相同的部位,轻柔地触了触,很幼稚的索吻姿态。

释阎摩转头看了看他,思考片刻,低头短促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他一向不擅长和人亲昵,痕千古的举动,很多时候他应付不来。

他自己都感到奇怪。

在那些被痕千古追着喊打喊杀的日子里,他从来没觉得应付这个人是一件需要思维参与的事情。

他这样想着,毫无预兆地苦笑了一下。

释阎摩细微的表情变化无一不落进痕千古眼里。

这个人在想什么,痕千古猜得到七八分。但他不问。

只要知道是在想自己,就好。

TBC

评论
热度(6)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