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你必须要有根据地判断TA的核心性格特点是什么,区分出先天和后天养成的特征,然后选出在新的故事背景下模拟这些情况的最佳方式。”
————
排一下今天读到的这篇讲同人文的文章。
其实最近写文也感到了。尤其是最近写释痕。
痕千古出场九集。打个酱油一样的角色。但他的形象很圆满。如果你喜欢他,你会在这个片段式的人生一角里感受得到他的整个人生。
他的性格核心是一个球。哪怕暂时把握不好他的全部,至少可以根据剧情需要表现其中一个切面。所以每篇文中,千宫的形象都不一样。
你可以分辨出他的性格里,哪些是天生如此,哪些是后天形成。他的冷淡,他的高傲,他对人若即若离的态度,背后的原因都是可以感受到的。可以很容易脑补出他大致经历过什么事,和这期间的心路历程。
但是散步妖不是。
你会发现他的整个性格好像只能说一句【天生如此】
无论是上届痕千古操盘的凋亡禁决,还是妖界大乱,还是挚友的死,或是三王争斗,或是焱无上的死,都没能撼动他的性格半分。
他永远这样我行我素,甚至对很多事无动于衷。
他的人设是妖界深层的转世,坐观三王斗争然后辅佐最后胜出的王。这是他的目标。但这个目标对他的性格也根本没什么影响。
某种程度上说,撑了一部多剧的释阎摩比痕千古更酱油。
痕千古执着老狗的仇,这个仇让他操盘凋亡禁决试图搞死老狗,在老狗重出江湖后依然想弄死他,最后败于老狗,明白自己也不过是追光的影。这个故事线索非常圆满,其中的情感非常强烈。你能很容易get到他在执着什么,他的底线在哪里,他会为一件事做到什么地步。心里有这个底就能很轻松地搞新环境下他的设定。
而释阎摩从头到尾,感情几乎没有波动。无论是思念痕千古,还是为挚友寻仇,还是焱无上的死,还是最后滴落的平生第一滴泪水,他的情绪波动有,但都是很淡的,说放下也就放下了。这很符合他浮萍的人设,但让人写同人时,很茫然不知道要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新设定。因为,你不知道写什么样的事才足够影响到他。让他的性格动起来,把故事朝前推。
所以写释阎摩时,他永远都是那个样子。至少对我目前的水平来说是这样。

评论
热度(2)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