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两个细节:

1/想去吹雨绯声要先经过一个类似钟乳洞的洞穴

2/释阎摩大概会至少一种乐器。千宫同理。因为他听得懂千宫剑上的音律,而且能说出是什么调子。

其他细节慢慢抠。

补充1:释阎摩不喜欢别人拿他开玩笑

然后我觉得千宫酒量挺差的。一夜一壶酒还没喝完。还要把酒热一热再喝。而且看他那龟毛劲儿。喝的应该也不是烈酒。

还有,千宫诗号里说自己「宦海无情几度霜」。根据他的经历,可能在烟都和东皇手下都曾遇到过打击。首先烟都是以宫闱自居的,确实可以说是宦海。千宫是被「交易」出去的,出去之前大宗师必定需要明确和他讲清楚,一旦出了烟都此后和烟都再也没有关系,但绝不会告诉他和东皇交易了什么。而千宫对烟都是很依恋的,分析他的心理大约是:你派给我的任务,我做,但我还是忍不住认为你「无情」。而东皇那边,痕千古非他嫡系的亲信,只是外派来的一个杀手,东皇使唤他做这做那,却从来没给他任何一个「名分」,相比于实力垃圾却位高权重的痕江月,和同样操盘凋亡禁决却尊为定尊会的凤麟君,痕千古在东皇眼里,什么都不是。痕千古大约是很鄙视东皇的,他也看不起东皇给他的夸耀和权力,他自己说,他在乎的荣耀从来只有烟都给的。但不在乎,和你不给我,是两码事,对烟都至少还有感情,对东皇那绝对是赤果果的奚落和嘲讽,「宦海无情」也就罢了,那一句「人心不足惯豺狼」,我怀疑他就是朝东皇头上骂的。

千宫对江湖斗争和人心叵测看得特别透彻。相比于痕江月「权争势夺胜獠牙,利己孤行路百叉。万岁阶前刑紫绶,三朝项上摘乌纱」的赤果果醉心权力斗争的小人姿态,他已经完全懒得去争什么,也做好了有一天会被出卖的准备。所以他看似活得自在悠然,其实只是江湖风波中暂时栖息。

释阎摩说定十年为约,是因为痕千古说「十年生死两茫茫」,而千宫的剑律又叫做「生死曲」,调笑释阎摩时,也说自己在听的是「你的生死」。千宫对「生死」似乎有格外的关照。东皇偷袭千宫后,说的一句话,可以解释,他说。

「江湖路险,朝不保夕。错不在你,死却必须是你。」

江湖路险,朝不保夕。

千宫一生都只被当做棋子来利用。

我想,在宫无后出现前,大宗师应该是曾用心栽培过千宫的。连宫无后那样憎恨大宗师,也说烟都曾给过他美好。何况从小在烟都长大的千宫。痕千古剑上造诣有目共睹,纵观烟都弟子,也唯黯然于宫无后。也许习剑于古陵逝烟的那段烟都生活,是他一生里最快乐的回忆。毕竟,在不涉及利益的情况下,大宗师对自己的弟子都是很疼爱的。当然,这随着被抛弃都变成了变相的痛苦,但对他来说仍弥足珍贵。

千宫的交友也耐人寻味。他和释阎摩、别黄昏关系都不错,而这两个人,都不是「反派」。相比于对这两人的温情体贴,他对自己那个弟弟的态度,说明他是真的看不上狡诈阴险的小人,即使他自己也不把自己当做什么好人,但仍喜欢和坦荡直白的人交往。因为他虽冷情,但还算不上残忍。虽有城府,却不会背地阴人。和北狗的战斗一直都是武者之间公平正义的决斗。打你之前还要光明正大下战帖。相比于神出鬼没见缝插刀落井下石的痕江月,实在有格调太多。

评论
热度(13)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