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释痕】爱我还是他(现pa/微恶搞向轻喜剧)

*如标题,现pa总是写得很欢快啊

*非常OOC,非常OOC

————————

痕千古唯一能忍那只猫的原因是现在他寄人篱下。

自从把老板东皇炒了之后他丧失了最后一点参加工作的耐心,每天做的事就只有挖掘被窝的美好,躺尸了一年多之后终于因房租问题不得不面对现实,然而他并不想降低生活标准。

不过他并不慌,收拾收拾行李就投靠隔壁小区的释阎摩去了。

痕千古提着行李出现在自己情人家门口,理直气壮。释阎摩似乎早预料到这一天,连表情波动也没,就帮他把行李提屋里了。

释阎摩没给他准备客房,显然并不介意痕千古睡他身边。尽管两人滚过痕千古家床单无数次,但释阎摩几乎从来不留宿,这态度一直让人捉摸不透心存怨念,这回留他共枕,应是存了想将两人关系往前推一推的念头。痕千古很开心,愉快的情绪很快感染了对方,没说几句就默契爬上了床。

然而事到中途情意正浓时,痕千古突然觉得自己周身都在痒。一开始他以为是释阎摩被自己抓得不羁狂野的一头长发在挠他,但怎么摸都拂不走那无形的发丝,痕千古终于发现不对,那是自皮肤下面渗出的痒,怎么抓都疏解不了,更烦的是越抓就越难受,他把自己整个上身都抓出了大片的指印,还是不舒服,而释阎摩还未发现他异状,依然抱着他超卖力。

“你快停下,停一下……”痕千古忍不住推他,但这种情况下,说出的话怎么都显得无力,自然不被理睬。而他真的是要被痒哭了,再开口连声音都带了几分哽咽,他声线本就轻细,这样的哀求在这个时候只能更让人误解,释阎摩安抚地亲亲他,依然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痕千古发誓那一瞬间他真想打死这个人。

终于尽兴之后,释阎摩看着痕千古浑身指印,怔了半晌才讷讷问道:“这,好像不是我抓的吧……”

“你的床上到底有什么?”痕千古懒得和他计较,低头看着虽凌乱却绝对洁净的被单,同样不解,“我好像,过敏了……”

“过敏?”释阎摩突然紧张,急忙问道,“那你哮喘吗?”

“没这毛病。”

“喔。”释阎摩便放下心来,下一秒,倒头就睡。

“你!”这回真正被气死,痕千古踹了他一脚,硬是把他拽起来,“我去洗澡,你换床单!”

换过整套的床上用品后,痕千古感觉稍微好了一点,不过释阎摩没有打算在这种疲惫的时候找过敏源的意思,只好先睡一夜,明天再作打算。

但不找过敏源,过敏源自找人。第二天,痕千古还没睡醒,就已知道过敏源是什么了。

“喵……”睡梦中,痕千古隐约听到一声拖长音的叫唤,随即,一道长长的毛茸茸物品拂过他的鼻尖,惹得他顿时打了一个喷嚏,睁开睡眼,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面前掠过,直奔释阎摩怀里。他惊了一下,坐起来看过去,就看到释阎摩怀里一只黑黢黢的小动物正睁着亮堂堂的双眼看着他。

一只猫。

痕千古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痒,急不可耐地三步并作两步跳下了床。

“释阎摩,你从来没说过你养猫!!!”


TBC

评论(2)
热度(15)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