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释痕】爱我还是他(3)(现pa/微恶搞向轻喜剧)

*如果有bug,算我胡编乱造

——————

痕千古不敢相信自己在一只猫身上感受到了寄人篱下的悲哀。

辗转了一夜,第二天痕千古破天荒地早起,从通讯录里翻出了自己老师的电话。

古陵逝烟对徒弟坚决要参加工作的决心很震惊,但徒儿既然开口,自然帮他介绍。熟悉千古的脾气,那些坐班的工作通通过滤掉,最后找到的工作和从前没什么区别。

游戏外包的插画师。

以痕千古的水平,只要他想画,就会有钱来找他。问题是他真的不想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一次动笔都让他觉得压力山大。他是令人省心的画师,好像一架从不出错的机器,只要把制作资料放进去,就会打印出漂亮合意的画面。但合的是别人的意,痕千古对那些画毫无感情,交了稿就立刻把文件删得干干净净。后来这种冷漠的情绪渐渐向更消极的方向变得极端,连别人夸他都觉得刺耳觉得讽刺,痕千古敏锐地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这就是他当初辞职的原因。

在这个同行都害怕不被认同的环境里,他竟然害怕被认同。

痕千古曾经为了自己放下画笔,如今竟然为了一只猫重拾旧业。这一定是上帝对他惫懒懈怠的惩罚。

他哭笑不得。画笔在板子上刮出唰唰的细微声响。

释阎摩下班回来时,屋里黑灯瞎火,他以为痕千古又出去找房子去了,便把等等赶到阳台上,趁他回来前把客厅打扫了一遍。打算回卧室休息时,却看到次卧的门缝下透出一点细微的光,他以为灯没有关,推门进去,却看到痕千古伏在桌上睡得正香,一手还握着数位笔。

这个季节这样就睡很容易感冒,他推推痕千古,叫他回床上睡。

痕千古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眼看到释阎摩身后没阖上的门,赶紧跳起来把门关上。释阎摩问他,你这样怕,不会一天没出这个门吧。

痕千古点点头。

“你这样太过分了。”释阎摩的语气平淡,陈述事实,并不是在责备他什么,反而带着几分不忍的语气。他把痕千古从椅子上拉起来,强行带出房间,看到对方一瞬间紧张的表情,他只能安慰道等等在阳台上,你不想呆在屋里,我们出去吃。

走在路上的时候,释阎摩终于想起问他,为什么突然想到要画画。

“为了付房租,还能为什么。”

“你确定你精神够承受吗。”释阎摩想起曾经常常光顾店里的那个表情阴郁性格古怪埋头一画就是一整夜的画师,再看看身边怎么看都是个正常人的痕千古,不禁怀疑又担心地问道。

“你担心太多了吧。”痕千古不在意地笑笑,“我不觉得画画比猫可怕。”

“……”释阎摩瞬间不想继续话题,扭头不再答话。

虽然痕千古是那样说,但释阎摩太了解他的脾气,看似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最麻烦。干脆把他拎到自己店里,一边看店一边看他。

痕千古有严重的拖延症,不到死线最后一秒绝不动笔,因此熬夜通宵都是常事,这极大地损伤了他的身体和精神。以前释阎摩没有叫他调整作息的立场,但现在他们是情人,也许,已经是恋人,便不能放他任性,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监督他干活,也是为了他着想。

每天早晨他把等等关进笼子,等痕千古出门后再把它放出来。下班时释阎摩先回家清理屋子,把等等关进阳台,等痕千古回家洗漱完,释阎摩也抱着猫回房间睡了。这样过了几天,虽然诸事麻烦,倒也相安无事。

痕千古问的几处房源都不合意,想租到条件更好的,只能继续工作。然而他脱离劳动太久,想瞬间积蓄一笔钱是不可能的,痕千古在师门群里哀叹,不意外地挨了师尊一顿数落。

“遇到问题不去解决,而是一味逃避,最后就只能落得人不如猫的下场。”

是啊,人不如猫。痕千古听着房门外释阎摩逗猫的各种动静,撇了撇嘴。

TBC

评论
热度(7)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