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终曲,谁的终曲?在鬼烟交织间,最后的剑鸣,化作一声轻叹。”

寥寥数字,虐到吐血。

话说释阎摩虽然是妖,但他所有的人设贴近的却是“鬼”。

鬼烟交织……

捂着心口爆炸哭泣。

我曾以为释阎摩为了开妖脉而与千宫决战是铁心冷情的决定。然而看到他打败千宫这个瞬间的眼神时我明白其实他也在心痛。

评论(1)
热度(8)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