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释痕/妖界全员】姑且算是……新婚祝福?

Q:释阎摩和千宫今天要成亲啦,作为双方的“家长”,穹魁和师尊发表一下看法或者祝福一下叭?

穹魁:释阎摩是妖脉生的,本魁算他哪门子家长(='_'=)

Q:啊,暗界毕竟归穹魁管啊,既然释阎摩上的暗界户口,穹魁就说一说嘛。

穹魁:……暗界不欢迎娘们唧唧的人。

古陵:你讲谁?

穹魁:讲你教出来的徒弟。

古陵:你欺负吾徒弟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欺负古陵来。

穹魁:出卖自己徒弟的人倒还有脸装。

古陵:是千宫自愿出宫协助东皇,谈何出卖。

Q:(='_'=)二位停一停,咱们直播呢。糟心事不提了好叭?

穹魁:哼……

Q:师尊也说一句叭!

古陵:那古陵只说一句话。

Q:什么话?

古陵:是古陵教导无方,竟把徒弟调教得如斯眼瞎。

穹魁:你TM说谁眼瞎,一个阉人敢瞧不起本魁的暗界,你吃吾——翻覆玄黄!!!

古陵:哼,一式留神!!!

Q:aaaaa师尊冷静不要迁怒,千宫看上的是释阎摩不是穹魁哇。

古陵:那更不该!

Q:???

古陵:释阎摩连吾一个指头都打不过,千宫至少能打吾一只手。

Q:……所以?!

古陵:吾看不上他。

Q:……( -'`-)

Q:算了算了……两位家长跑远了……让我们采访采访其他人叭。那就……小荒初,你来说说叭!

荒初:能打败吾的人,才有让吾评价的资格。

Q:就没有一点看法吗?

荒初:……嗯……(思考中)

Q:需要思考这么久吗?

荒初:吾在思考……谁是痕千古??

Q:……

Q:我不想和白痴讲话了!!我要找个见过双方的来问……葬云霄,就你了!

葬云霄:大嫂又美又甜还体贴,和释阎摩速配,吾祝福他们。

Q:aaa终于有人说句正常的话了,果然释阎摩没白疼你!

葬云霄:可吾始终不明白……

Q:啥啊。

葬云霄:他当初疯狂阻止吾接近步香尘,吾以为他是嫌步香尘不男不女,却没想到他竟也喜欢男女莫辨的风情……

Q:哈士奇,不男不女,跟,男女莫辨,不是一个意思吧?

葬云霄:总之差不离吧。

Q:差很多的吧(白眼)看来暗界已经没有正常人了,去找别人问问看。

Q:看起来黑狱的人稳重很多!先问释阎摩的好战友地狱变小姐。有什么祝福要送去的嘛?

地狱变:释阎摩一直在寻找归宿,现在他找到了,人生得一知己之幸几稀,吾很替他欢喜。

Q:waaa太感人了。

地狱变:是啊,以后终于有人陪他散步了。

Q:话是这么讲啦(-᷅_-᷄)不过这个美梦大概不太现实。

地狱变:嗯?

Q:他对象是个超级大宅男。

地狱变:……

Q:除非队友要死了否则绝不从床上爬起来的那种宅了解一下。出门散步不存在的。

地狱变:那也……没关系。释阎摩的封印之术可以把他走哪带到哪。

Q:倒也是妖的浪漫了。

堕神阙:说到妖的浪漫,本皇倒觉得痕千古能住在吹雨绯声这件事本身就很浪漫。

Q:waaa是妖皇,此话怎讲?

堕神阙:妖脉的地点不是随便选的,向来不是因佛妖之气相克便是有物与之相生方可浮现。痕千古住在妖脉上那么久,都没被妖气排斥,只能说天生注定就是吾妖界的人了。

Q:原来妖皇也会说「天生注定」这样的话嘛?

堕神阙:哈,偶尔。

玄皇:不必太较真。偶尔放下原则相信缘分与天意的存在,会让人感到幸福很多。

Q:waaa玄皇您太甜了。继续多说几句嘛。

玄皇:也没什么可说的。本皇只是觉得,终于有个人能让释阎摩耐心听人讲话了。

Q:玄皇的语气里怨念很大喔。此话何意呢?

玄皇:他和圣婴主永远话听一半一拍大腿就跑,这样下去迟早遭麻烦。遇到痕千古这样慢慢腾腾一句话分三段说还嫌嘴张得快的人,也是释阎摩命里注定要受的劫了。

Q:也许释阎摩就喜欢他这样呢。

玄皇:是啊,只有喜欢才会耐心倾听。他们总是一聊一整夜,但如果让释阎摩与本皇彻夜聊天,不到二更他就会死于自杀。

Q:至于那么血腥吗?

玄皇:你该庆幸本皇没有假设和圣婴主。不然释阎摩会死于他杀。

Q:好,好吧……我懂了(擦汗)

Q:最后……采访下圣婴主叭?

圣婴主:哼。烟都人……把本爷折腾得不轻,这笔账还没找他们清算!

Q:可圣婴主是替释阎摩高兴的吧?

圣婴主:又不是本爷娶媳妇,有什么可高兴。

Q:因为你很欣赏释阎摩呀。

圣婴主:本爷欣赏的是他的忠心。无论是忠于妖界还是忠于感情,专一的人总不可能让人讨厌罢了。

Q:专一!这个词很重要喔,大家都讲释阎摩是墙王,绯闻很多呢。

圣婴主:他们又懂什么了?释阎摩从未允诺过本爷什么,却在关键时候肯为本爷奉献生命,又见谁称过他一句忠贞不渝?那些捕风捉影平地起浪的事倒关心得很。

Q:惹,圣婴主你激动了~

圣婴主:麦再让本爷听到有人诋毁他的人格。

Q:大家也只是开玩笑啦。圣婴主这样维护释阎摩,他看了一定会很开心哒……诶?等等,释阎摩你有在看嘛?为什么你把直播关了?喂?

直播那头:

痕千古:为什么关了。

释阎摩:(='_'=)他们好烦,我一点都不想听他们讲话。

痕千古:哈。傻妖。你明明很高兴。

释阎摩:……你确定那是高兴吗……

甜蜜的End~

评论(6)
热度(24)
  1. 我家阿雕兄回來啦ヽ( ´w` )唤婆娑 转载了此文字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