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释痕】红线(现pa/轻喜剧)

一年只有两个月是球迷的伪球迷。

西宫吊影如此评价正抱着电视看NBA直播到昏昏欲睡的自家师兄。

“伪球迷怎么了,伪球迷吃你家米饭了?”痕千古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睡眼朦胧。

吊影在师兄朝他扔枕头前吐吐舌头,溜出门去,临走不忘提醒一声:“你可不要睡着了,不然他下午的比赛……”

“要走快走,今晚别回来了。”痕千古在吊影的关门声中沉入梦乡。

所以下午的比赛他不意外又错过了半场。

痕千古抬头看了眼分牌,丘山落后战云将近二十分。分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因此,令人感到有些丧气。

那群精力过盛又各行其是的男孩子,毫不意外在休息室里吵得震天动地。痕千古拿着瓶宝矿力,在走廊拐角闲闲地听着,猜着封世末还有多少秒钟会挨打。

不过他没有听到结局,他等的人就出现了。痕千古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你没上场?”

“没有。”休息室里有人挨打的声音让出来躲清净的人皱了皱眉眉头,但他决定当做没听到,兴趣缺缺地解释道,“他觉得自己还能行。”

“百折不挠也是他的优点。”痕千古笑笑,把水递给他,“不过累你下半场辛苦些。”

“嗯。”低低的应声在清浅的吻里变得含糊而软糯,短短吻了一会儿,释阎摩主动离开,道,“我回去了,晚上等我,一起。”

封世末下场之后,丘山终于找回自己的节奏,慢慢扳回了分数,赢下了客场。不过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八个校区之间的循环赛,来来回回要打两个月,互相都是好几年的老对手,甚至是多年球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像是左手打了右手,是赢是输都不疼不痒。

后天打烟都的客场球,干脆直接住去痕千古那边。吊影很有眼力见的回寝室住了,留他们在二人世界放肆闹出各种不明不白的动静。

少使了半场的精力,全花在了这上头。痕千古忍不住推推过分投入的某人,埋怨道:“你跟烟都打球的时候也没见这样卖力。”

“需要吗?”释阎摩把他从床上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过分纤细的腰搂在怀里毫无实在感,他伸手握了握,嘲笑道,“就凭这个?”

释阎摩嘲笑他不是没有原因。

烟都是艺术专业的校区,能凑够人把队服从4穿到15已经是篮球队队长挨个宿舍敲门卖惨的究极成果。只可惜这些贵公子哥儿们的纤纤手指不是用来作画就是拿去抚琴,篮球只是业余得不能更业余的爱好,训练时恨不得拍三分钟球就要洗一次手。勉勉强强凑了首发阵容,一旦有人下场,基本局面就变成四对五三对五二对五一对五。

痕千古忝列其中——释阎摩说的——忝列其中,替补的替补,得分后卫。

这位虚名后卫上场后茫然了十分钟才算是睡醒,平生唯一一次脑子一抽找到机会试图上篮,被平生唯一一次脑子抽了才和烟都认真的金牌前锋盖了下来,好巧不巧打了痕千古的手,毫无实战经验的人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划伤了嘴。

丘山的乱舞群妖看着地上血迹,纷纷瞪大眼睛向释阎摩送去崇拜又敬畏的眼神。

“卧槽和他们打球都能出事,你也真六。”

虽然只是吃了犯规,实际效力等同下场,因为释阎摩陪他一起去医院缝了针。伤口不大,但毕竟在脸上,释阎摩左右端详那道伤口,怎么也不敢相信是自己的作品。他用力回忆自己盖帽时的动作,非常坚信就算自己现在用同样的力道推他,都不能把他推得摔在地上。他甚至开始怀疑是这个人大智若愚故意假摔而骗他吃犯规,但怎么看烟都都不像有这种战术智慧的篮球组织,何况他只是一个看比赛看到睡着的替补。

回过神时受伤的人正带着暧昧不明的笑回望着他,问道:“好看么?”

“好看。”

每次餍足之后,释阎摩总喜欢把他搂在怀里,对着那道疤左看右看,仿佛欣赏自己的杰作似得。

痕千古摔了之后,终于认清自己是一年只有季后赛两个月凑热闹看球打球的伪球迷这一事实,归还了球衣,退隐球界。

偶尔陪释阎摩练练投篮。

后来释阎摩才发现,其实痕千古上篮很稳,但他不喜欢往内线挤。夹在一群臭汗熏天的肌肉男里,就算什么都不做都会令他窒息,何况还要在胳膊丛林里瞄准那个小小的篮筐。所以他宁愿在外线闭着眼瞎投,也不想上篮。

就那一次,丘山老妖们懒得去堵他,回防的只有释阎摩自己,痕千古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一步,两步,上篮——啪!

篮球是一种激烈的身体对抗的运动,痕千古在这方面毫无优势,他承认。

但在另一种同样激烈的身体对抗运动中,他纤细柔软的身体却能让这个精壮的汉子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地缴械投降。

痕千古难免有些得意。

丘山那群脑回路直来直去的阿米巴原虫不能理解释阎摩一巴掌拍出一个情人的操作。但释阎摩诸多迹象都显示,他已经不是处男了。

“睡过男人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封世末深深感叹。

“你真的确定烟都的男人是男人么。”荒初禁赦不屑一顾。

“文艺,多金,温柔,浪漫,还漂亮……烟都男人的特征,其实还是蛮适合散步帝的,不是么。”酆都认真得不合时宜。

“对不起我来晚了,是说可以直接叫大嫂了么?”葬云霄一头雾水。

讨论结果是那两人绝对只是在处长期炮友。

尽管如此,看着散步帝在荷尔蒙的催发下仿佛施了肥的庄稼地一般日渐滋润,还是令人嫉妒得咬牙切齿。

何况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牵着手散步的背影也不是幻觉。

导致很长一段时间,丘山人防守时都不敢太用力。

生怕摔在地上的肌肉男跟自己来一段邂逅恋歌。

但他们的担心只是多余。

毕竟那存于冥冥之中的无形红线,从来只绊有缘人的双足。

如此而已。

(完)

评论(2)
热度(16)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