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SD】[福神]红茶加冰_part3

推开房间大门时发现屋里只有牧和藤真。

原本在讨论今晚对抗情况的双璧听见声音回过头来。神朝他们做出一个“你们继续”的手势,不言不语地放下背包,开始整理自己的床铺。

藤真大约是说到了兴头上,回过头还想继续话题,却见牧瞧着神,一脸不明状况的表情,藤真更是完全状况外,不明白牧在看什么,于是试着跟神搭话,说道浴室这会儿没人用,如果想洗漱现在可以去。

直到浴室传来水声,牧才再次开口,低声问道,怎么了,他好像有点不太高兴。

你们海南的人你问我?

不了了之。

藤真刚找回谈论战况的心情,嘴还没张开,门又再次被打开,福田不言不语地进来,开始整理自己的床铺。

强大的低气压让双璧双双闭了嘴,福田整理好床铺,说道浴室没人用吧那我去洗。藤真急忙说道神在里面。得到一个“哦”的回应后藤真简直崩溃,问道你们一个两个都是怎么了?怎么赢了反而不高兴啊。

福田干脆没理他。

藤真天生爆脾气,不为被人无视而是为这古怪的气氛,刚想发作牧眼疾腿快朝藤真膝盖上蹬了一脚,藤真瞪了牧一眼回敬,却也知趣地闭嘴。

沉默终于被最后一声开门的动静打破。仙道一进门就躺平挺尸,胡言乱语地说着果然不该图嘴上一时痛快招惹流川,然而表情却是舒展的,一点没后悔的样儿。藤真转移了注意,挪到仙道身边问你和流川打的怎么样?

也就再能赢他三个月吧。

仙道很坦然。

浴室门响了一下,开出一条缝,却因仙道高大身躯正好堵在门口没法完全打开。神在里面敲了敲门,仙道让出空来,瞧见出来的是神于是顺口打了个招呼,神低头对他笑笑,跨过仙道伸出去的胳膊朝自己的床铺走过去。

仙道愣了愣,随即回头看着藤真。藤真苦笑,做出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表情。

好在尴尬的气氛只是一瞬,仙道叫着渴了渴了烧水喝,看到房间赠送的有茶包顺手拿起,念着藤真前辈适合喝绿茶,清爽,牧前辈呢,乌龙茶,神君呢,红茶再适合不过了,甜甜的。

说着泡完三杯茶。

“没想到仙道你对茶还有研究。”藤真饶有兴趣,端起杯子尝了一口,茶没泡开味道不重,便说没有滋味。仙道笑说下次去我家泡给前辈喝正宗的茶,这个不算。

说着顺手把剩下的茶包泡了,自己喝了一杯,把已经冲开泡好的红茶递给擦完头的神:“可惜没有冰块,如果有的话加点冰块进去,冰红茶又甜又凉最解暑,要是上火喝一杯立刻就好了。”

头上搭着毛巾的神看上去有点呆,但仙道知道神一定心领神会。连说话都要先放下碗的教养良好的人,若不是心烦意乱怎么会从别人身上直接跨过去。何况自家还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脸上写明了“生闷气”三个大字,太了解自己的朋友,通常这种状况都是福田先招惹的,只祈祷神真的如看上去那般好脾气不和他计较才好。

大约心中有事,神盯着茶看了两秒才恍然答谢,接过喝了。

茶水在口中没什么滋味,但也不好再继续状况外,正逢仙道和双璧聊起今晚各人糗事,牧对神的那个绝妙助攻,大家笑成一团,刚才的一点尴尬,便就这么轻轻揭过去了。

头天晚上聊得太兴奋的结果就是熄灯时已经过了十二点。然而高头x田岗这对组合并不会因此而放松训练的要求。当时钟显示六点十分的时候,尖锐的电话铃声蓦然响起。

昨晚,教练在前台为每间房都叫了叫醒服务。

男孩子们开始哀嚎,三个房间里发出的惨叫此起彼伏且有呼有应。他们试图躲过这可怕的铃声,于是有的把头埋进枕头里,有的在地上翻滚,有的直接把电话接起放到一边趴在桌上继续睡。

走廊里传来教练元气满满的吼声:都起来,我们训练时间有限,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最先挣扎着起来的是牧,其次是神,他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藤真和仙道弄醒。终于把这俩从被窝里薅起来,一看还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兵荒马乱地下楼集合然后被拉到海边跑操,一个小时后男孩子们才有时间回宾馆洗漱吃饭,吃着旅馆准备的自助早餐听着高头教练讲解大阪联队可能用的战术与田岗教练宣读地狱般的训练安排。吃完后休息片刻又要回体育馆训练,果真如教练们所说,一分钟也不要耽误。

重复了两个小时的基础训练后是组合练习。依然是昨日的分队, 每队的C位守在篮下,其他六人两两一组轮流攻防,无论哪一组成功摆脱防守进到篮下C位都要把他们拦下来,如果未投中则负责抢篮板。很简单的规则,但对队员的默契有很高的要求。

相比于B队的吵闹,A队很快就确定了分组。藤真仙道,清田宫城,阿神福田,花形站在篮下,对自己无法参与22斗牛表示遗憾。

仅仅按顺序攻防了几个回合后,胜负就已经见了分晓。藤真和仙道的组合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两个传球天才把防守队员耍得团团转,摆脱防守切入篮下后,花形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无法让球离开仙道的控制。而轮到他们防守的时候,清田宫城那组压根无法突破防线,即使偶尔突破也被花形拍得找不到北。神与福田这组虽没那么惨,但是福田对自己的半个师父束手无策,神也很难对付藤真油滑的防守,只能频频干拔,即使如此藤真也总能及时妨碍他的视线,命中率低得让神射手也皱眉。

高头教练在场外看得毫不留情笑出声来,一把扇子呼呼扇成了风火轮。无视清田撒娇般重新分组的请求,反而拎着耳朵揪回去,告诉仙藤二人继续施加压力。

一个小时后被碾压的四人彻底瘫倒,清田拉住神前辈的衣角大叫我要和神前辈一组,却被拍拍头道坚持到底,别丢了海南的人。宫城看着仙道暗自寻思幸好当年争夺出线权那一场仙道没有做控卫,而福田站在一边,看着被毛躁猴子纠缠着的神,视线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头告诉他们休息一会儿,想想战术,商议一下,瞎打行不通,你们看一看仙道和藤真是怎么配合的。

短暂的喘息间隙里,高头和点名表扬的两人聊了起来,仙道说道这样分组其实对清田宫城不太公平,因为光是身高就已经够欺负人了。高头点点头没有说话,少顷问道那你看神和福田呢?他们也被你们压制得很苦。

仙道苦笑道其实这不能怪他们,毕竟我和福田是队友,多少更了解福田的进攻方式……单靠神的话压力确实太大了。

藤真在一边接话道我看未必是因为这个。

对,仙道点头表示同意,其实他们完全有办法。

福田的无球能力是顶级的,藤真夸奖了一句,随后揶揄道他如果认真想晃你,我想即使是仙道你也很难完全防得住他啊。

对对,藤真监督说得对,平时福田晃我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仙道笑笑,可是啊,今天他的注意力不集中是大问题。

这边两人议论得热闹,那边谈话内容的主人公尚毫无察觉。

神到水房里去洗脸,冰凉的水珠拍在脸上很能让人清醒。他把脸埋在被水冰过后微凉的手心,想了想刚才不如人意的表现,觉得无奈,因为他明知道怎么办。

怎么办,这种22斗牛的方式三年前他就知道怎么办,三年前松井队长亲自教他和福田练过,非常简单的办法,只花了一个下午就掌握得很熟练了。

“挡拆啊,小福,你摆脱我,然后赶紧去帮神挡住防他的人,很简单也很好玩的,试一试吧。”

好像还是昨天的事,队长的话依然萦绕耳畔,清晰得仿佛有人刚刚在耳边说出来的一样。神放开手,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镜子,但背后突然多出的一个身影让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撤了一步,却被一条胳膊顶了回去,那人随后将手放在他腰侧的水台边缘,正好把神整个人卡在身前,动弹不得。

“福田?”神叫了身后的人一声,回头看他,这是集训后第二次被他吓到。

福田并没有回应,只是看着镜子里的神,问道:“你摆脱不了藤真,为什么不把球传给我。”

才一开口,语气已经接近质问。

“你不也没法摆脱仙道吗。”福田的语气让神瞬间反感,他并不喜欢这样强制性的交流,于是去推福田的胳膊,但是福田按得太紧他一时挣不开,只能继续被顶在水台的边缘,再开口时话中已经带了怒火,“我想他是你的队友,限制你的进攻应该不是问题。”

“你错了。”福田打断他,“即使是仙道,靠跑位也能摆脱。”

“可是我并没有见到你完全摆脱了他。”

“我本来可以。”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看我一眼。”

福田甩出这句话后神忽然陷入了沉默,并非因为内容而是因为语气。忽然变得十分难过的语气,却用一种强硬的姿态表达了出来,听到耳朵里便显得倔强而没有底气。神的心一瞬间软了下来,这种语气,曾经他听过太多,即使时过境迁他依然没有办法做到在这样的语句前继续发火。

于是他试着放缓声线,即使不明白福田的意思也不再与他正面交锋,平静了一下后低声回答道我一直都在注意着,可是你没有摆脱仙道,传球很容易被断掉。

福田紧绷的胳膊因此而松了松,神感觉到了,却不敢再推他。福田沉默了数秒,问道,你还记得松井队长吗?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阿神一愣,回道记得。

我第一次学挡拆,就是和他学的。那时候你也在场。记得吗?

“我记得。”神苦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那个为了摆脱防守来替自己做墙而拼命奔跑的小小身影。

“我在身高还不到一米七的时候,就能帮你挡拆。现在长高了二十厘米,你反而不能相信我了吗?”福田看着镜子里神的每一分表情变化,然后慢慢说道,“我觉得我能帮助你,然而你却始终不愿意寻求我的协助,我也没有办法。”

说着松开了胳膊,退后一步,福田看着转过来面对他的形影真实的神,看了数秒,然后转头离开。

出去时高头教练正好宣布集合。神从水房走出来,站到福田旁边,听高头简单的指点,随后教练拍拍手,宣布继续练习。

这一轮是清田宫城攻,依然是仙道藤真防守,身高的优势让这一轮的攻势依然很难看,清田用尽全力摆脱仙道上篮,却被花形啪一巴掌盖掉,气得小猴子直跺脚,下场朝神走过去嚷嚷道神前辈一定要替我报仇,干掉他们仨。

再一次上场挑战时球依然在神手里,连两人的站位都没什么变化,仙道和藤真对视一眼,心想大约还跟刚才一样?就在这分神的当儿,仙道忽然感到眼前一花,条件反射向面前人移动方向扑去堵,但他错了!福田虚晃一下拉出空间后立刻朝藤真的方向奔去。藤真视野一黑的瞬间神已经贴着他身侧跑开,只来得及回头叫一句仙道换防,然而话音未落,只听“唰”地一声响,这一回合结束,神中投入网。

喂,上篮啊上篮可不可以……在篮下等了半天却没有发挥机会的花形捡起球丢回给神,抱怨道每次一轮到你们俩进攻我就只能负责抢篮板了。

神听完花形的嘀咕朝他一笑,回答道因为怕被盖啊。

花形看着神一边笑一边说这句话,忽然觉得非常舒服。那是一种真正的笑容,并非为了表达对陌生人的友好,仅仅是为了显示微笑的主人此刻非常轻松而愉快,由内而外自发产生的笑容。

花形反而愣了,这样的神是他所不熟悉的,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笑容。

好在神并没有把视线分给他太久,他回头去找他的队友,伸出右手,轻轻地与迎上来的搭档击了个掌。

评论(4)
热度(7)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