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剑冰 释痕 玄堕 地天 微博☞唤婆娑

【痕千古中心】小满(7)

东皇尚需借助其他四人的力量铲除辟命敌,暂时没有下令动烈颜姑苏,正好让痕千古得了自便,锲而不舍地追着北狗满岛砍杀,但也没有决一死战的意思,搅黄了北狗抢夺金龙钥的战斗便即退走。北狗倒也不生气,他知道痕千古为什么这样戏弄他,不过是为了报他划他脸面一刀的仇而已。只是他虽然并不在乎被记恨,但仍不愿被冤枉,再一次被打断战斗后,他终于忍不住撤出战圈问道,喂,一痕的,吾讲过,是你当时不躲,怪不得别人,现在这样耍,有意思吗。痕千古见他已无战意,轻哼一声冷冷说道,吾绝不会让猎物逃走,无论是姜回,还是你!

孤岛上的猎杀游戏持续了半月之久,与战的辟命敌渐渐无法与五大传奇相抗衡,纷纷落败被屠杀一空。痕千古冷眼看着血水将岛上的土浸染成愈来愈深的黑色,却没有北狗的血在其中,他极度不满,甚至将那些逃避战斗苟且偷生的辟命敌全部揪出来,逼迫他们去对付北狗。他明知这些人不是北狗的对手,却仍执拗地这样做,北狗不和他计较,他反而更赌气。他忍不住想到那夜缠斗北狗的刀客,自那夜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他。那三只妖行踪不定,亦不见他们主动袭击追亡狩,在这个封死了的孤岛里,想终止战斗只有死亡一途。又是一个月夜,他站在高处仔细寻觅着他们的下落,晦暗月色下,林静山空,仿佛不存人迹,但他见过那刀客藏匿行踪的把戏,小小的障眼法瞒不过他的眼睛。他敛尽杀意,身化烟形,融进山林雾气之中,悄无声息接近那一团微微扭曲的空间,离得这样近才看得清封印里淡淡的妖影。他觉得好笑,这般懦弱太不符合他的期待。神锐剑锋直指其中一道妖影,毫无预兆地穿破空间障壁刺了下去,划破血肉的声音即使穿透空间传来也依然那么刺耳。死寂一瞬,只闻一声怒喝,红色刀气扑面而来,痕千古现形退开,轻飘飘落在枝头,含着笑意睨着月色下狂怒的红发妖物。但还不够,这只妖还是太过镇静,于是他举起神锐到眼前欣赏着,刃上的鲜血是无声的挑衅,他终于将对方激到彻底失去理智。双刃铿然交锋,震动枝叶一片簌簌,这静谧的夜里哪怕最细微的剑鸣都是招致死亡的讯息,痕千古意不在与他缠斗,逐渐逼近的巨獒长啸声才是他的目的所在,他收剑回腰,伸出两指紧紧拈住递至眼前的刀锋,这片刻照眼,他第一次看清刀者的面容。那双碧色的眼瞳让他忽然想到一个人,于是他的手指不由自主颤了一下,刀锋划破了他的指尖,突然的疼痛让他猛然回神。他弹开刀锋,退出丈许,对方正待再上,突然一道剑气扫来,他回身挡开,才发现自己已被追亡狩合围。

慢慢享受被猎杀的快意吧。痕千古面无表情说完这句,身影消失在树枝浓重的阴影中。

评论
热度(3)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