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一个辣鸡写文的 微博同名

「多cp」亲子早餐

*我必须非常严肃的警告这里面所有孩子都是亲生的。不喜欢生子的别看了。

*全员OOC/雷。我是个无脑的人,没有思维,只写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

*CP释痕/风雀/黑狱双皇/剑冰

————

A.释痕

“阿爸,煎蛋要七分熟,蛋白要焦蛋黄要糖心。吐司要沙拉酱加火腿和肉松。今天想喝金骏眉,你知道怎么泡,泡好放保温杯里,爹地说他直接带去公司喝……”

“知道了。”打住正背诵痕千古早餐菜单的儿子,把做好的便当塞进儿子的小书包里,释阎摩叮嘱道,“热过再吃,小孩子吃凉饭会长不高。”

“嗯嗯。”

“去叫你爸起来,他要迟到了。”释阎摩吩咐完,回到厨房煎外焦里嫩的鸡蛋。在油的滋滋声里,他听到卧室传来儿子一句句“爹地,阿爸叫你起床”“爹地,阿爸说你再不起来就迟到了”“爹地,阿爸在给你做早饭你快醒醒”……

直到鸡蛋出锅,卧室仍然没有进一步的动静。释阎摩关了煤气去卧室看,毫不意外地看见痕千古和儿子抱成一团双双睡熟在床上。

“够了吧。”释阎摩一手拎一个,双双提下了床。

痕千古勉强睁开睡眼,看了眼闹钟,一边嘀咕“今天也想辞职”一边不情不愿地穿衣服。

“爹地,你穿的是阿爸的衬衫……你的衣服呢?”

痕千古揉着眼睛想了半天,终于在乱成一团的被子里面找到了自己皱巴巴的衬衫,心里默默嘀咕着管脱不管熨的某人。

“去给我再找一件,然后赶紧去吃饭,你要迟到了。”

痕千古虽然起的晚,但洗漱换衣吃饭速度奇快,儿子刚啃了半个吐司,他已经把早饭解决完了。

“蛋黄没有熟。”痕千古擦擦嘴,看着对面面无表情喝着牛奶的释阎摩。

“吃饱了就去开车。”

“别忘了我的金骏眉……”

“……已经忘了。”

“阿爸,我也想喝……”

“小孩子喝茶会长不高……”

“你就会这一句……”

“快去开车……”

痕千古坐在车里,趴在方向盘上又睡着了,几分钟后,儿子抱着保温杯蹦蹦跳跳上了车,释阎摩也换好了西服,同儿子一起坐到后座上。

“爹地,你又睡着了,你每天都这么困。”

儿子扯扯痕千古的头发,叫他起来:“阿爸说,睡懒觉的孩子长不高。”

“……”痕千古坐起来,扣好安全带,回头笑笑,说道,“长不高?你倒是问问你爸我为什么睡不醒去。”

“阿爸,为什么呀。”

“你爹地喜欢在夜里锻炼身体。好了别问了。”释阎摩踢了踢驾驶椅背,微微瞪了他一眼。

“哼……”痕千古撇撇嘴,低头发动汽车,载着一家人驶向新一天的生活。

B.风雀

杜舞雩是养生堂节目的忠实观众,所以家里的饭桌上,永远不会出现(他认为的)热量高易发胖的食物。

好在他睡眠习惯特别好,特早睡特早起,有足够的时间包包子打豆浆。每天早晨六点钟,豆浆机碾碎豆子的噪音是永不缺席的准点闹钟。

“爸,早上好。”

“嗯。吃饭吧。”杜舞雩已经吃完早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不一会儿,弁袭君也走了卧室,后头跟着两只不停绊他脚的禘猊犬。

弁袭君光梳头就花了十分钟,等到收拾利落用早饭时,儿子早就吃好了饭坐在桌边等他。

“别傻坐着了,吃饭有什么好看,去喂禘猊。”

“顺便把洗衣机里衣服拿出来晾了。”杜舞雩也从报纸里抬起头吩咐道。

儿子做好所有的事,时间仍然很富裕,于是乖乖牵着禘猊出去溜圈了。

“豆子好像不太好了,都丢了吧。”弁袭君喝了一口豆浆就放到一边,显然不想再喝了。

“怎么会?我喝着感觉没问题,而且都是新买的豆子。”

“……”

“多喝豆浆对身体好,营养丰富不会发胖……”杜舞雩读着“每日养生”栏目,随口回道。

“我喝着觉得有点不舒服……”事实上只是闻到豆浆的味道就要吐了。

“那可能是不太好了。那,我晚上再买新的……”杜舞雩一边说,一边起身捞起一把豆子,嘀咕道,“好像没坏的啊。”

“现在季节的豆子都不太好,我们先喝几天粥吧,过段时间遇到好豆子再买。”弁袭君眼睛亮了亮,急忙接道。

“也行……”杜舞雩心疼地看着豆子,叹了口气把豆子丢进垃圾桶。

“爸。我和禘猊回来了。”儿子回到家,看到门口垃圾桶里丢的豆子,眼睛同样亮了亮,急忙说道,“爸,你终于把豆子丢了!”

“终于?”

“不……我是说,额,我这几天觉得豆子有点坏了……早该丢了。”

“嗯。回头再买吧。这几天先喝粥。”

“啊!爸!那我明天早上想喝皮蛋瘦肉粥,后天喝黑米八宝粥,大后天喝玉米虾仁粥……可以吗!”

“可以。”杜舞雩看了一眼儿子,疑惑道,“这么高兴的啊。”

“额……嗯……”

“别光想着吃了,去上学吧。”弁袭君把书包和水杯递给儿子,“去吧,路上慢点。”

“好嘞。那我去了!”

“他这么高兴的啊。”杜舞雩看着眉飞色舞的儿子,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道,“诶?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喝豆浆啊……”

“……”

C.玄堕

虽然早餐自有佣人早早打点好,但这并不是可以多睡一会的理由。

“父亲,爹亲,早上好。”

已经穿好笔挺西装校服的魍渊,恭恭敬敬站在餐桌边向两人鞠躬行礼。佣人送来早餐,儿子亲自给父亲端上桌,“父亲慢用。”

“好,坐下吃饭吧。”

早餐是精致的西点,虽然大厨手艺高超,但吃多了难免觉得腻。玄皇吃了两口就丢开,不再多吃了。

“父亲,您今天胃口不好吗。”

“嗯。日日都是差不多的样式,吃得烦了,吩咐他们明天别做了。”

佣人应了,问道,可要重新再做。

“不必。”玄皇说道。

“还是叫他们做点,哪怕吃点米面也比饿着强。”堕神阙也放下刀叉,吩咐道,“去叫他们重新做些……”

“不用,我出去吃吧。”玄皇起身说道,“我吃完直接去公司,你们慢慢吃。”

“父亲您要去哪。”魍渊看了堕神阙一眼,堕神阙示意他跟着去。

坐在车里,玄皇说了个挺远的地方,司机竟没去过,一时尴尬得满头大汗。

“没事,你们年轻人,没去过正常。我指路,你开吧。”

“父亲,爹亲说外面的食物,不太干净……”

玄皇没有回答,只是不停指路。

好一会儿才开到地方,魍渊从车窗探头看了看,外头是一个小巷子,里头人头攒动,很是热闹。

“这是……哪啊……”

跟着玄皇下车,站在人群里,穿着西装的魍渊自觉格格不入,一时觉得很局促。

玄皇熟门熟路走到一个摊子前,买了豆浆油条包子,递给儿子一份,问他要不要坐在这吃。

魍渊才发现,玄皇直接穿着睡衣和拖鞋来的,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中年男人,竟没有一点平日里一方商业霸王的架子。

“哦……好……那就,坐下吃吧……”

魍渊左顾右盼了半天,终于别别扭扭咬了一口手中的包子。

“好吃吗?”

“……好吃。”魍渊干巴巴应道。

“这样好的地方,你爹亲也就跟我来过一次。他是世代优渥着养出的贵族公子哥,自然看不上这里,再也不来了。”玄皇一边啃包子一边回忆道,“想当初,他不也觉得我是土财主暴发户?其实,白手起家有什么值得害臊的?创业的时候,这片摊子,我是老主顾。”

“父亲教育的是。”

“哈,我又教育你什么了?教育你来街头吃小摊罢了。”玄皇说着,笑道,“你爹亲家教严惯了,其实我也不太吃他那套,正常人家,谁不是叫爹喊爸的,父亲什么父亲,不过哄你爹亲开心罢了。”

“是,父……爸爸。”

“哈。”玄皇笑了笑,喝干了碗里的豆浆。

D.剑冰

“爸,我要吃那个!还要一个冰淇淋!可乐也来一杯!”

“吃吧,撑死你算了。”冰无漪一边戳着儿子的脑袋,一边叫点餐员把他说的全点了。

“爸比,我想再吃一个草莓圣代可以吗……”

另一边的女儿拽拽冰无漪长长的发带,在柜台底下糯糯地问道。

“好好好,我的小宝贝要吃什么都行。”冰无漪急忙半跪下去,亲亲女儿的小脸蛋,大声说道,“服务员,再来三个草莓圣代!”

在快餐店吃一顿早餐花了四百多块钱,冰无漪拖儿带女坐在窗边消灭食物,所有客人服务员都为之侧目。

“快点吃行吗,你上学要迟到了,吃吃吃,就知道吃,看你爸回家打死你。”

“爸爸才不会打我。他看你给我们买这么多吃的,第一个先打你!”儿子有恃无恐,洋洋得意地说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给你买饭吃,你还咒我!”冰无漪拿汉堡盒敲打儿子的头,“有本事你别吃了!”

儿子一手抱头,一手往嘴里塞东西。

“爸比,你不要打哥哥,哥哥会痛的。”女儿舀了一勺草莓酱,递给冰无漪,“爸比不生哥哥的气!”

“好好好,我的小珍珠,说什么爸比都听!”冰无漪把勺子推回去,说道,“爸比的小甜心吃哈,爸比不吃这个。”

“爸爸肯定说,冰无漪,你买这么多垃圾食品,小心你的胃!”

“你这个小混蛋,给我闭嘴!知道是垃圾食品还吃!还有,我会怕你爸?”

“会……”女儿在一旁脆脆地接道。

“好好好,我的小心肝说会就会,快吃你的哈,慢点吃别噎着。”

“那到底是快吃还是慢吃?”

“小兔崽子就你话多!”冰无漪暴走,一把拧住儿子的脸。

“爸比,你买太多了,我吃不完了。”

“没事没事,吃不完就不吃了啊,别撑着我的小玫瑰了,擦擦嘴……”

“噫——爸,你真肉麻……”

“你闭嘴!不帮着照顾妹妹,小废物一个,还说爸爸肉麻,皮痒了不是!”

“你就是偏心!为什么不揍妹妹只揍我!”

“家规第一条,男人不可以欺负女孩子,你是我爱之厉的儿子,竟然问这种问题,简直丢死人了……你快点吃行不行,拿饭堵上你的嘴,你的嘴和你爸爸一样讨厌!”

“爸比不要打哥哥的呀……”

“爸你看我爸爸来了!”

“兔崽子还想骗我?”

“冰无漪?你为什么又打他,喂,小心你的手啊!”

“啊!!!”




end

评论(8)
热度(31)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