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婆娑

不建议关注
关注前请确定已知:
这个人不会写文 不会画画 热爱ABO和生子 疯起来连自己都雷
确定已读此处打勾✔

【风雀】脑洞记录

弁袭君每日清晨教幽草晚晴识字读书。两个小孩读完之后去杜舞雩那里学剑。杜舞雩照例先把两个粉团子抱起来亲亲疼疼,幽草抱着五姨阿叔颈子笑道:“阿叔,师父今天教的书里有你的名字喔。”

杜舞雩说道:“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论语》里的句子,你师父教你们读四书五经,那是再正经不过的书,很好,你们要随他好好念。”

幽草笑道:“阿叔,你在说什么呀。不是这个。”

晚晴听了,急着要卖弄自己脑子里还热乎的句子,抢着说道:“是‘当追浴沂之风徽,法舞雩之咏叹,庶几情与境适,乐与道俱’。阿叔,你说的《论语》我知道,师父早就说过,那没什么好读的。”

两个小孩说说笑笑浑不在意,听在杜舞雩心头仿佛却闪了个霹雳。在弁袭君心里,《论语》固然没什么好读,可那《桃花涧修禊诗序》,又有什么好读了?他教孩子一字一句念着写着自己诗号,岂不是自寻不痛快么。这两个孩子念书才没几日,何必急着教他念这篇于启蒙无益的文?

一时心里复杂辗转,万般疑问绞得心头颇不是滋味。他想去问问那人,又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值得挂意的。再说,那人若理直气壮来一句“吾就愿意教这篇”,反而是自己寻衅了。

两个小孩看他发呆,面面相觑,过了会儿幽草脆生生开口打断他思路:“阿叔,你在想什么呀。”

“哦?”杜舞雩猛地回神,答道,“无事,无事。”

说罢将两个孩子放下,一手牵了一个,说道:“今日习了剑,吾与你们一同回去,几日不见你师父,也当探望一番了。”

评论
热度(19)
©唤婆娑 | Powered by LOFTER